<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
          返回

          第330章眾志成城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zazeyu.com
               眾志成城 (第1/7頁)
              

          穆朔真人暗忖楊駿飛說得有理,便讓他們師兄妹二人起來,按照他所說,吩咐下去。此時整個銜月谷各路弟子東奔西走,一派風聲鶴唳。


          夜幕降臨,凌子揚獨自登上銜月谷后山,往前望去,卻見微弱的月光下,群山黑壓壓的聳立著,天上難見得幾顆星子,被屢屢薄云掩蓋,顯得極為暗沉。這幾日濕潤陰冷的天氣,讓夜風冷得像刀子,刮在肌膚上,遍體生寒。


          “凌兄,怎么一個人在此?”一個聲音從后面傳來,不多時,楊駿飛便與他肩并著肩。


          凌子揚長舒了一口氣道:“我想靜一靜?!?/p>

          楊駿飛道:“你也在擔心接下來的這一戰嗎?”


          凌子揚道:“妖王的實力,是你們誰也無法想象的?!?/p>

          楊駿飛的臉上已然消失了那玩世不恭的表情,正色道:“妖界之王的實力,可想而知,興許只有像瑤璣宮、洛仙門那樣大派的一派掌門能與他有一搏之力?!?/p>

          那日與妖王一戰的情景在凌子揚腦海中一閃而過,當時的他在妖王面前根本不值一哂,彈指間便可置人于死地,如今也定是一樣的結果。


          在這樣的情勢下,他還是扭轉不了局面,就像當日阻擋不了妖王,讓妖兵攻入青蘿靈谷一樣,他什么也做不了。明知道自己是如此的弱小,可是為何還要去做?


          正在這時,卻聽見身后一聲嬌叱:“楊——駿——飛——”


          楊駿飛嚇了一跳,急忙躲在了凌子揚的身后。卻見那位黃裳女子插著腰,雙目含嗔,走過來對他頤指氣使道:“你為什么要跟師父說,讓我去洛仙門搬救兵?”


          楊駿飛勉強擠出笑容道:“你不是沒去嗎?”


          黃裳女子道:“哼,我青檸可不是貪生怕死臨陣脫逃的人,還有我的事以后你都不要管了?!?/p>

          楊駿飛凄苦道:“檸兒,你又是何苦呢,與妖族一戰,必定是尸山血海,你一個女孩子,還是不要跟著的好?!?/p>

          青檸大聲道:“我說過了,我不是貪生怕死的人,你和眾位師兄同銜月谷共存亡,難道就讓我當一個縮頭烏龜?”說著就跑過來擰著楊駿飛的耳朵。


          楊駿飛連連叫痛,連忙說道:“檸兒,我不敢了,你放了我吧,我保證以后再也不替你做決定了?!?/p>

          凌子揚呆呆地望著二人,這一幕仿佛似曾相識,恍然間,他好像聽到從那遙遠的蒼惘山上傳來的一聲嗔怒:“臭小子,我跟你沒完!我要殺了你!”


          “靈兒——”凌子揚不禁叫出聲來。楊駿飛和青檸不覺一怔,望著他凄楚的神情,青檸問道:“凌大哥,你沒事吧?怎么哭了?”


          凌子揚抹了一把臉,手上果然濕濕的,對二人報以歉意的一笑道:“我沒事?!?/p>

          此時楊駿飛趁機掙脫青檸,忙躲了開去。此時望天,周圍許許多多的流光都向銜月谷這邊匯聚,凌子揚知道,附近修仙門派陸陸續續都收到了訊息,都御劍向這邊趕了過來。


          楊駿飛道:“此時諸派定都去了大殿商議,我們也去聽聽情況,凌兄,你也跟我們一起去嗎?”


          凌子揚想到自己還在被各大門派通緝,就算銜月谷的人友好,不針對我,其他門派就難說了,于是搖了搖頭道:“我就不去了!”


          青檸道:“好的,那我和大師兄走了,回見?!闭f著便拉著楊駿飛朝山下奔去。


          凌子揚遙遙便望見,夜色下青檸將楊駿飛拉得跌跌撞撞,只聽得楊駿飛直呼:“你慢點,哎,你看路啊······”


          他不禁露出羨慕的神色,隨即又悵然望向夜空。


          就這樣平靜地度過了兩天,不時有探子回報黑風坳的情況,探子每回來一次,穆朔真人的臉上便多了一重寒霜,敵我實力實在懸殊得厲害,旁若無人之時,他的四肢都在打顫。


          終于挨到了第三日凌晨,天未破曉,蒼穹混沌一片,天際一顆碩大的火球朝著銜月谷的方向砸了下來,在地上瞬間炸裂,響聲震天,周遭一大片樹木盡皆成了焦炭。


          凌子揚身在后山,遠遠望見,嘆了一聲:“終于開始了?!?/p>

          修仙門派弟子大抵上千人,在銜月谷前的斷崖上列成數列,法寶仙劍,都成了反抗妖怪的兵器。


          妖族們所用的都是攻城利器,接下來,又是數顆火石飛來,這次卻是準確無誤地砸向修仙者們所埋伏之地。當下便有數位銜月谷的弟子凌空而起,楊駿飛便在其中,只見他們手中捏訣,身后長劍倏然如離弦之箭,朝著火石劈下。頓時火石爆裂,焰火四射,如天女散花,煞是壯觀。


          緊接著火石更多,便也有另外很多弟子用仙劍劈開火石。同時,遠處山坡山沖下了妖族大軍,推著戰車,扛著云梯,浩浩蕩蕩,拔山倒樹而來。


          很多沒見過世面的修仙者都暗自心驚,唏噓不已,見敵人蜂擁而至,卻沒有生出退意。楊駿飛御劍升至半空,運足靈力大聲喊道:“各門派的師兄弟們,如今這些修成人形的畜生們想要取代我們人類的位置,我們乃萬物靈長,炎黃后人,怎能讓這些畜生鉆了空子,你們說是不是?沒有抵抗,就沒有未來,就算是戰至最后一個人,最后一滴血,也要守住這里,等待援軍!擊退妖魔,還我河山!”


          “擊退妖魔,還我河山;擊退妖魔,還我河山······”霎時間,各路英豪血脈僨張,心中豪氣萬丈,直沖斗牛。


          凌子揚也是熱血沸騰,頓時對楊駿飛刮目相看,便施展夢殤蝶影,瞬間便到了他身旁,拉著他的手臂將他拽了下來。


          幾乎在同時,一支利箭從他剛才所處的空間呼嘯而過,將一顆合抱之木射穿。


          楊駿飛驚得一聲冷汗,忙向凌子揚道謝,凌子揚道:“一定要小心,活著才會有希望?!?/p>

          “我知道了?!睏铗E飛重重一點頭,便過去抵擋火石箭鏃。


          妖族大軍離崖下兩百步左右,他們所處的樹林之中突然一連片的炸響,如同鞭炮般,響成一線,奔跑在前的妖怪盡皆成了炮灰。


          “烈炎派爆裂符的威力果然不同凡響,威力驚人??!”這時一名年逾花甲的老者哈哈大笑道。


          另一人又附和道:“事先設好陷阱,果然有備無患,讓那群畜生大吃苦頭?!?/p>

          但是妖界大軍何其眾多,前面的妖怪死了,后面的妖怪又迅速補上,如同浪潮,前浪已逝,后浪不斷。


          離崖下不遠,妖怪們又栽入了修仙者們事先挖好的陷阱,一條溝壑足有十丈之深,里面插滿了木刺。但是這又好比一條小河阻擋不了肆虐的洪水,須臾之間,妖怪們的尸體又將溝壑填滿,成為了平地。


          眾妖已經來到崖下,每一搭好云梯,皆被飛劍斬斷。如此一連戰到了天明,修仙人士們占了地利,不斷地削弱妖族們的力量。但是他們便如同跗骨之蛆,源源不斷,便如同一個巨人,明明斬斷了他的手臂雙腳,卻還能長出來。


          楊駿飛這時道:“各位同道,這樣下去,那些畜生遲早會將我們拖垮,我們不如分為兩組,輪番上陣,一組力疲,另一組便又上,如此循環,便可儲備我們的力量?!?/p>

          眾人聽他說得有理,便按他所說的,兩組輪換,這樣一來,果然輕松了不少。


          這一日的天氣仍還是陰雨綿綿,這肅殺的天地便如同這殘酷的戰場。生殺予奪,不過是轉瞬即逝的事情,半日下來,妖族尸體堆積如山,后來的妖兵便踩著同伴的尸體搭著云梯,朝崖上攀援,這殘酷的局面哪是人類能夠想得到的,世間之冷血,不過如是。


          修仙人士這邊,也折損了一百多人,差不多都是修為比較低的弟子,大部分人都掛了彩,但皆是不顧傷痛,浴血奮戰。


          凌子揚瞧著驚心,這激烈的場面,便是在青蘿靈谷對抗妖兵都不曾見到,心中也升起無窮戰意,吼聲連連,將萬凌劍訣施展的酣暢淋漓。


          頓時長空之上,火石利劍盡皆被一種黃色閃光攔下,無一支箭鏃穿過。這正是他用夢影蝶殤的身法使出的萬凌劍訣,以一人之力便能抵百人之功。


          場中很多人都不知道凌子揚的來歷,但皆對他贊嘆不已,楊駿飛更是激動道:“凌兄,想不到你劍術如此精妙,若能退敵,定要向你討教一二?!?/p>

          凌子揚一笑道:“好??!”


          正在這時,天際有著數不盡的妖獸載著妖怪飛來,想要從天上一舉突破關卡。這時候凌子揚凌空飛起,大喝一聲:“陽春一曲和皆難”,一道磅礴的劍氣化為滔天巨浪,裹狹著雷霆萬鈞之勢將天上蕩平,頓時恢復風平浪靜。


          這一招威震當場,不僅震懾了群妖,連修仙之士這邊也都忘了驚呼,在眾目睽睽之下,宛若神明。


          這時候,只聽得一聲哈哈大笑,震天徹地?!拔耶斒钦l呢?原來是你,凌子揚,當日青蘿靈谷一戰,你竟然沒死?!?/p>

          凌子揚嘴角一斜,冷冷道:“托您的福,妖王,我凌子揚大難不死,必將你挫骨揚灰,以祭奠亡妻的在天之靈?!?/p>

          只見一魁梧大漢披發散肩,騎著一只饕餮,一下躍上山頭。威風凜凜,如同迎著朝陽的雄獅。


          妖王亦是冷冷道:“這么說?碧靈兒是死了?”


          凌子揚面如寒霜道:“當然,拜你兒子所賜?!?/p>

          妖王大驚道:“你知道霆兒在哪兒?”


          凌子揚一陣冷笑道:“你說的是那沒用的廢物?早被我一劍宰了!”


          “你······”妖王一陣暴怒,通紅的長矛憑空出現在手中,如同霹靂,直向他當頭罩來。


          凌子揚欲要格擋,卻見有一個灰影提前擋在了自己面前,紅光一陣耀眼,一只碩大的紅色飛禽身披烈焰,發出一聲銳利長鳴,迎頭撞向妖王。


          妖王連忙凌空倒翻,躲了開去,可是他的坐騎已經葬身火海。


          凌子揚驚訝地看著來人道:“谷主?!?/p>

          穆朔真人偏過頭道:“凌少俠,你去相助其他人,妖王就交給我?!?/p>

          凌子揚看了看他,又望了望那只火鳥,對他信心倍增,點了點頭,轉身離去斬殺其他妖怪。


          這時又遇到楊駿飛,便向他問道那紅色的鳥兒是什么。楊駿飛回答道:“是我們銜月谷的鎮派之寶火焰翅,能化作火鳳,就算是神仙見了,也都要退避三舍?!?/p>

          凌子揚唏噓道:“想不到你們門派竟然還有如此厲害的法寶?!?/p>

          楊駿飛得意洋洋道:“那當然了,我們銜月谷雖然比不上當今一流的門派,但是歷史悠久,也曾今輝煌過,其中實力定不容其他門派小覷?!?/p>

          這時候又聽見一聲大喝道:“凌子揚,你說少主被你殺了,那我弟弟裂天呢?他如何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ios.xxdexin.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五月婷婷缴情七月丁香_五月婷婷俺也去开心_五月天亚洲图片婷婷_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aV免费无码AV在线视频

          <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