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
          返回

          第249章溫家藥材店四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zazeyu.com
               溫家藥材店四 (第1/1頁)
              

          張八等四人聽得蕭爻的話,便都停住。張八心想:“他怎會知道這事?”


          蕭爻及時出手,制住了溫仁厚,溫仁厚方不致狂性大發,冷玉冰為此對蕭爻頗具好感。冷玉冰道:“蕭少俠說的這就近優先的法子,極是便利。我們不如按蕭爻說的,就守在碼頭外漕幫眾賊的船旁,等漕幫賊子到來?!?/p>

          冷玉冰雙眼中亮著柔光,看著蕭爻。心道:“這人倒也聰明得緊,能及時想出便捷之法。足見他心思敏銳,超人一等?!?/p>

          蕭爻一笑回之。道:“我是這么想的,假如各位能從紹二當家口中探得訊息,找出溫兄失卻之物,就不必再去漕幫總舵?!毙闹袇s在想:“漕幫眾人都去哪里了?”


          陸成英聽了蕭爻的話后,心下嘀咕著。暗想:“既然有漕幫的二當家在船內,那必是個能管事的。等著與漕幫的二當家交談,總該能問出點訊息來。要是在漕幫二當家這里,問不出訊息,再跟著他們去漕幫總舵也未為遲也?!?/p>

          陸成英思索一番后,發覺蕭爻所提意見,確實能少去一大段奔波。陸成英看著蕭爻,忽然有些不服氣,又想:“他怎么能想到這樣簡便的法子?而我沒能提前料到?!眳s道:“這還用你教???我們正是這樣打算的?!?/p>

          蕭爻笑了笑,道:“倒怪在下多嘴了?!?/p>

          陸詳是陸成英是親兄弟,兩人心思較為接近。聽得陸成英的話后。陸詳心道:“哥哥說這話,自是為了維護咱們的面子。不然,明智之舉都被蕭爻占了,豈不是令我們變成了榆木?”見蕭爻笑得輕松,不由得大增疑慮。接道:“別以為普天下就你一人有這等聰明才智。我們是想到了,不過沒說出來,卻不是想不到?!?/p>

          張八和劉方亮看著陸氏兄弟,心中暗暗嘆氣。兩人則想:“這法子明明是蕭爻想到的,我們沒有想到,陸氏兄弟不肯承認蕭爻比他們搶先想到,就不服氣了?!眱扇思认胫ヤ顜?,便不再開口。


          蕭爻笑了笑,將眼光看向別處,不與陸成兄弟的對接,無意與陸氏兄弟作這等沒必要的爭論。


          李翠微笑著問道:“你們想到了,為何不說出來?你們想到了不說,我們就會以為你們是沒想到?!?/p>

          陸成英立刻接道:“想到了為何一定要說?我這人就是這樣,有時候喜歡多想而不說,有時候喜歡多說而不想,沒有定數的,誰也管不著?!?/p>

          李翠微一笑回之,沒再說話,仿佛成了多想而不說。


          陸詳見李翠微和蕭爻都沒再辯論,反倒不安。陸詳道:“千葉門中全是聰明通達之人,眾位,你們想想,我們兄弟既然能加入千葉門,豈有不聰明之理?蕭爻能想到的,我們都想得出,只是不說??梢f到聰明才智,我們兄弟絕不會輸于人后?!?/p>

          陸詳如此一說,眾人心下都甚是明白。他是害怕被別人認為不夠聰明,才急于論證說明,自己乃是聰明才智之士。


          其他人都沒接陸氏兄弟的話,這讓陸氏兄弟的辯論得不到眾人的認可,兩人更加不安。


          陸成英眉頭一皺,頓時生出一計。道:“哈哈,你們不說話,那自是默認了?!?/p>

          陸詳接道:“既然大家都一致默認我們陸氏兄弟乃是聰明通達之士,我們也就沒什么好爭論的了?!?/p>

          沒人再提出異議,陸氏兄弟這才心甘,也將這事放到了一邊,不再提及。


          卻聽‘喲’的一聲。原來是大石桌上的溫仁厚醒了過來,他這次醒得較快。


          眾人都瞧著溫仁厚。張八等人想著他譏笑自己之事,雖沒想過要與他計較,但見到他之后,心里怏怏不悅,扭頭看向別處。


          冷玉冰問道:“溫大哥,你好些了嗎?”


          溫仁厚先是大醉,后又因笑發狂。本該是神智紊亂,氣血翻騰的。但經蕭爻以上清羅天神功施救,又將內力傳些與他之后。溫仁厚心智開明,頭腦清楚。


          溫仁厚坐起身來。道:“我好多了。玉冰,漕幫人多勢眾,又全是粗野蠻漢。他們殺人不眨眼的,你們去找他們,無異于多送幾條人命,不要去了,聽我的?!?/p>

          張八等人聽了這話,臉上均感不悅。


          陸成英不等溫仁厚說完。便喝道:“豈有此理?我們去漕幫幫你要回被搶之物。臨行之際,你不說些得勝凱旋的吉言,反倒張起你那烏鴉嘴,開口就胡說八道,說這等喪氣話,真是要氣死人?!?/p>

          陸詳道:“你害怕漕幫,不等于我們就害怕漕幫。我跟你說,我們這就要去燒了漕幫的戰船,給他來個下馬威?!?/p>

          陸詳轉頭看著蕭爻。問道:“蕭爻,你說漕幫的戰船還泊在外面嗎?我立刻就去燒了他們的賊船?!标懺斦f干就要干,當真是一刻也不等的。


          冷玉冰道:“陸四哥,你先等等,要去我們一起去?!?/p>

          陸詳搖頭晃腦地道:“不錯,大家都去。這里有這么多高手,難道還怕了漕幫的一群烏合之眾不成?”


          后院里的眾人,武功都很不差。除了五毒教的朱大成和李翠微功力稍弱,其他人均是江湖上的二三流好手。蕭爻學了蕭萬立的生平絕技寒冰烈火掌,得周元嘉看重,傳授了龍象心法。更陰差陽錯,學會了泰岳四俠的四門奇異神功,功力之深,武藝之強。放眼江湖中,已然是第一流高手。舉眾人之力,當真要與漕幫一船之人決一雌雄,勝算極大。


          蕭爻心中卻又想:“紹二當家將船泊在岸邊,卻看不見船上之人,他們到底去哪里了?”找不到漕幫之人,便也無用武之地,蕭爻一時也沒轍,正想將此話說出時。卻聽溫仁厚叫道:“去不得,去不得!”


          劉方亮見溫仁厚一再阻擋眾人,心想:“他定是被漕幫賊子嚇壞了,玉冰對他如此看重,好歹先安慰他幾句?!北愕溃骸皽乩系?,五年前,漕幫幫主司空賢與我有過一面之緣,司空賢向有賢名,處事公允。既是他手下幫眾拿了你的東西,我們此去,將事由分剖明白,量他能如數奉還。你別太擔心,咱們又不是去打架結仇?!?/p>

          這半年多以來,溫仁厚因藥材被搶,志意難舒,幾欲就死。除了冷玉冰之處,更是從來沒遇到過一個肯如此真心相助之人。他本來十分害怕漕幫海賊,聽得眾人全心全意在幫助自己,竟敢公然與漕幫為敵。心中一直被壓抑著的氣血終于舒通了,見眾人全權相助,亦是十分感動。


          溫仁厚神智既已恢復清醒,處事當真也不賴,只見他拱了拱手。哽咽道:“眾位的好意,溫某感激不盡。叵奈溫某近年來多遭不幸,心情郁結。誤將眾位的好意當作虛妄之言。適才失口大笑,其罪不輕,萬望眾位仁兄多加海涵?!?/p>

          溫仁厚清醒之后,記起了適才譏嘲過千葉門的人,當即便向眾人道歉。


          張八見溫仁厚雙目濕潤,道歉之意甚是誠摯,心頭一軟,已經暗中原諒了他。道:“你受厄頗多,致使志意頹喪,心情灰敗。一時想不開,生出誤會,情有可原?!?/p>

          陸成英道:“我們不怪你。你快起來,領我們去漕幫,指出當時搶你物資之人,就地了結了這事?!?/p>

          溫仁厚道:“我們不是漕幫的對手,拿不回物資的?!?/p>

          陸成英心中頗不耐煩。喝道:“沒志氣!你不是漕幫的對手。不等于我們都不是漕幫的對手,我們這里人人都是高手。倘若真的講不合,就跟漕幫大干一場,也不見得就會輸給漕幫?!?/p>

          陸詳道:“你快起來帶路,廢話少說!婆婆媽媽的,耽誤正事?!?/p>

          劉方亮道:“你才是此次事件的正主,正要你同行。碰到漕幫人眾之后,你不必出手,只管有理說理,有事說事,打架這種事就交給我們?!?/p>

          劉方亮這番安排,雖極簡略,卻也分工明確。溫仁厚只負責說理,武斗之事交給千葉門。


          蕭爻心道:“千葉門去找漕幫,若說不合,勢必有一場大戰。漕幫的紹環山曾送小艇給我們,這番恩義,不能不報。但漕幫幫眾搶了溫兄的物資,此乃作惡害人,不講道義。我自要隨著他們去找漕幫,從中調和,將溫兄所失之物領回就算了,武藝較量,關乎生死,非同兒戲。不到萬不得已時,能不動武還是不動武為上?!?/p>

          蕭爻眼看與眾人同去漕幫之行,勢不可免。先自盤算了一下,決定從中調和。心里有了個底,免得事到臨頭,手忙腳亂,顧頭不顧尾。


          李翠微、苗春花和朱大成是五毒教的。與這事可說掛不上半分關系。但李翠微回心一想。自己還要靠千葉門眾人尋找張耀龍。此時若與千葉門眾人站在一條線上,幫了溫仁厚,等同于幫了冷玉冰。千葉門眾人豈不感激之理?這事一完,再請千葉門人一同出面尋找張耀龍。人多好辦事,豈不勝于自己苦苦奔波?


          李翠微、苗春花和朱大成站到一邊,商議了幾句后,也覺得這事可行。


          千葉門的張八、劉方亮、陸氏兄弟、冷玉冰。五毒教的苗春花、李翠微、朱大成。還有無門無派的蕭爻,一共九人全都允諾要去漕幫。只差溫仁厚這位正主遲遲不肯答應。


          溫仁厚尋思:“漕幫勢大,此行若不能拿回所失藥材,消化仇讎,與漕幫的仇怨就越結越深。我自己一人之事,何必要惹動這許多人與我同受辛勞?”溫仁厚原本待人寬厚,心腸仁善。這么一想之后,又難下斷章。


          陸成英催道:“溫兄,你起來呀!大家伙就只等你了。你這正主不上,我們去了便是名不正言不順,要理虧于人的?!?/p>

          溫仁厚心下猶豫,臉顯沉思之狀,卻未答話。眾人只好等著,陸氏兄弟巴不得立刻就找到漕幫幫眾,解決掉這件事。


          冷玉冰與溫仁厚自小相識,熟知溫仁厚的脾性。心中便猜想:“溫大哥執意不肯讓大家去找漕幫,那是為眾人的安危著想。哎!得想個法子開導他,好叫他放心?!崩溆癖了剂艘粫汉?。心里暗叫一聲:“有了,就拿這事開導他?!?/p>

          冷玉冰盡力使自己平靜下來。道:“溫大哥,各位,你們聽說過我的師傅嗎?”眾人均不答話。


          溫仁厚卻問道:“你的師傅獨孤前輩外號刀中圣手,擅使一副鎖子長短刀。卻不知他為人如何?”溫仁厚心道:“玉冰提她師傅做什么?”


          冷玉冰道:“我的師傅為人孤僻冷傲,他原名叫作獨孤無敵?!?/p>

          眾人心中均想:“獨孤無敵?是說他武功天下無敵嗎?這未免也太過招搖了吧?”


          卻聽冷玉冰說道:“師傅青年時候的名字叫作無敵,無敵二字是他老人家的愿望,也是每個習武之人必生所求,不過只有師傅以宏愿為名字。哎!師傅本來就很孤僻,自從立下了無敵的宏愿之后,更變本加厲。若是別人有意要與他交朋友,他一定先要與人比試武藝。武功不及他的人,他覺得不配成為他的朋友。若是武功強勝他的人,他則自覺慚愧,自覺不配成為別人的朋友。所以,江湖上武功不如他的以及武功強過他的,都沒有人能成為他的朋友?!?/p>

          蕭爻笑道:“尊師所定的擇友標尺千古罕見?!?/p>

          溫仁厚道:“那只有武功與他相差不大的人,才能成為他的朋友了?”


          冷玉冰嘆道:“卻也不然,我師傅的脾氣就是很怪。本來武功與他相差不大的人,是有可能成為他的朋友的。但他推算,每個人的武藝是變化不定的,他再煉上幾年,功力再深厚一些,刀法上再突破一兩層,就會超過那人。因此,不久之后,那原本與他半斤八兩的人,就成了武功不及他的人,就不配成為他的朋友?;蛘吣侨藢⒃趲啄曛蟪^他,便被他列入強過他的人之例,最終也沒能成為他的朋友?!?/p>

          蕭爻道:“武功不及他的人,不配做他的朋友。強過他的人,他自覺不配成為別人之友。與他持平之人,又將在幾年之后,成為不及者或是強勝者。冷姑娘,難道尊師一生不曾交過朋友?”


          冷玉冰道:“正是。師傅立下了那樣苛刻的擇友標尺,誰也沒法成為他的朋友。到了師傅中年的時候,他終于有所啟發,改名為獨孤無友?!?/p>

          陸成英一聽到獨孤無友這幾個字,便哈哈一聲笑了出來。只聽他說道:“一生未曾交過朋友之人,名字叫作獨孤無友,真是太貼切了。尊師很有自知之明,哈哈?!?/p>

          冷玉冰并不理會陸成英的嘲笑,她緩了口氣。接著說道:“到了師傅晚年的時候,他才大徹大悟。為一生從來沒交過朋友而深感后悔,更痛恨自己獨孤無友的名號。他常常對我說,他這一生之所以沒有朋友,是為學了武功害的。因為學了武功之后,他便一心要做天下無敵,天下無敵沒做成,反而將江湖中人得罪了個遍,而成了天下無友。因此,他晚年的時候,將名號改為獨孤不比?!?/p>

          陸成英驚訝地問道:“獨孤不比?”


          冷玉冰道:“師傅將名號改為獨孤不比,立誓再也不與人比試武藝。我與師傅分別的時候,師傅對我說。人在江湖,往往身不由己。該從權時,別固執己見,偏執一端。他深恨自己沒讀過《易經》,不察變與不變之道,不知世間變化融通之方。一個執念持定一生,使自己一生無友?!?/p>

          冷玉冰說完,轉頭看著溫仁厚。道:“溫大哥,我師傅獨孤不比住在昆侖山北麓鶴鳴洞中,在參驗《易經》,你若不是信,盡可去問他?!?/p>

          溫仁厚道:“尊師乃世間之至人也,我如何能懷疑?!?/p>

          冷玉冰道:“溫大哥,大家都決定去漕幫找回公道。你若是固執己見,不肯與大家同去,豈非在步師傅的后塵?”


          眾人聽了這話,方始恍然大悟。原來冷玉冰引述獨孤不比的事,用意在開導溫仁厚。


          溫仁厚聞得冷玉冰之語,臉色惶愧。心道:“難得大家如此眾志成城,我若是不與眾人同去,豈不是要掃了眾人的興?”想到獨孤不比,再不猶豫,溫仁厚霍然站起身來。道:“我知道漕幫眾賊在何處,請跟我來?!?/p>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ios.xxdexin.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五月婷婷缴情七月丁香_五月婷婷俺也去开心_五月天亚洲图片婷婷_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aV免费无码AV在线视频

          <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