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
          返回

          第691章考核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zazeyu.com
               考核 (第1/5頁)
              

          御劍堂的課已經停止,眾弟子們都在剩下的這幾天里刻苦修煉,每日凌風和顏芷煙都在竹林里相互切磋劍術和法術,進步神速。


          三日很快過去,考核已至,凌風早早地伙同室友們來到御劍堂學習法術的那塊空地上,只見林霜晴已經在那里等候,抱臂望向天際流云。


          “林師姐,這次還是你作為考核的評判嗎?”孫逸鳴問道。


          “不是,這次考核事關重大,是天柱峰首座古木師叔在負責,你們可要好好表現哦?!绷炙甾D過身來微笑著對他們說道。


          此時,御劍堂弟子三五成群上得山來,不一會兒,卻見天際數到劍光向這邊飛來,只是須臾工夫,便已經落在了這片空地上,數位道人現出身來。


          為首一位已到中年,身著白色道袍,飄然欲仙,面上甚是潔凈,絲毫不顯老。


          “拜見古木師叔?!绷炙缏氏裙碜饕?。余下弟子見狀,皆列陣作揖問好。


          古木放眼望了一眼在場的眾位弟子,面露笑意,微一點頭道:“不錯,很有朝氣,看來御劍堂三年的磨煉對你們的身心俱有益處?!闭f完,雙手背負,又揚聲道:“御劍堂弟子考核,一甲子方有一次,你們的很多師兄師姐,都是上一屆御劍堂弟子,現在他們都已經各赴八峰修習道法仙術,有的已經下山歷練,斬妖除魔;有的正在執行門中大任,遠赴魔門,密探消息;有的則在門中繼續深修,窺探仙道。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只要有堅韌不拔、堅守自我的恒心,必然會揚我洛仙威名,造福蒼生。


          “此次考核,經由八脈首座商洽,最后才決定考核方式和內容,現在由我向大家說明。距離此地五里,有一處山谷,名為陽坡谷,此谷鐘靈毓秀,靈氣甚蕃,但也是危機重重,布滿機關陣法。你們的任務就是分組采集五種草藥和五種礦石。五種草藥分別為晗靈果、四合香、龍膽草、紫菁膏、回仙飲。五種礦石分別為緋云火石、云晶石、虹光琥珀、火紋玉、云母。


          “你們每組人數不得超過六人,最后根據采集的藥石的數量和種類,平均給分,最后還有一個忠告,陽坡谷內有一妖獸,喚作’赤血狂獅’,甚是兇猛,喜食人肉,我派弟子數次前去抓獲都無功而返,你們如果有信心,可以合一組之力將其擒獲或者殺死,那么便可以另外加分。若是沒那個能力,最好避開它的耳目,否則難逃厄運。


          “在太陽落山之前,大家必須回到此地,否則就算將上述藥石全部找回,成績也視為無效,大家都聽明白了嗎?”古木突然提高了聲音。


          “明白!”眾弟子異口同聲,聲勢浩大。


          古木點了點頭,一揮袖道:“如此,你們便開始分組,準備好了之后就出發吧?!闭f完,一拂袖,御劍離去。


          凌風同宿舍的四人靠在一起,孫逸鳴四處望了望,提高聲音問了一聲:“我們組還有兩個名額,誰愿意跟我們一組?”


          這時候,很多弟子都已組隊完畢,出發去陽坡谷了,卻見顏芷煙拉著楊清雪走了過來。


          楊清雪一臉不情愿的樣子,嘟著嘴,像是誰欠了她什么似的,來到凌風跟前,也不看他。


          顏芷煙則顯得友善懂事得多,向四個人都打了招呼,于是一行六人結伴而行。


          陽坡谷,四面環山,只有一個狹小的缺口可以通向谷內,就像一個大鍋灶一般,雖是到了冬天,但谷內植物蒼翠欲滴,生機勃勃。


          自從進得谷中,一路上枝深葉茂,無路可循。顏芷煙很是細心,發現了許多隱藏極深的草藥和礦石,一時讓幾位男孩自愧不如。楊清雪倒是面色如霜,絲毫沒有放松警惕,不斷四顧,查探未知的風險,凌風見狀,回想起當初挨了她兩個巴掌,心下不禁一寒,心道:“想不到她的脾性還是這般?!?/p>

          “顏師妹探微尋具,心細如發;凌風識遍百草,見識非凡,真是雙劍合璧、無人能敵啊,都沒有我們什么事了?!睂O逸鳴嘆了一口氣道。


          凌風白了他一眼,知道他人就那樣,也不理會。顏芷煙只是一笑,只當成玩笑話。


          可是楊清雪卻不愿了,粉嫩的臉上突然漲地通紅,抗議道:“明明我才是至關重要的,沒有我,誰來保護你們的安全???”


          “你?”孫逸鳴不屑道,“小孩子家,能有多大本事。這一路上哪遇到什么危險,還要你來保護,到時妖獸來了,你可別哭鼻子?!?/p>

          楊清雪一聽這話,氣得大怒,隨手召出一團火焰,登時就在孫逸鳴腦袋上爆裂。孫逸鳴整個身體登時麻痹,七竅冒煙,一頭長發根根倒豎,皆已化作焦炭,一碰即化,活像一只刺猬。


          其他人看得心驚,暗幸沒有惹怒這位活祖宗,大氣都不敢喘。凌風看著孫逸鳴,一臉痛惜,心道:“這位楊師妹雖然年紀最小,但是修為早已凌駕于御劍堂眾弟子之上,你這樣虎口犯險,真是愚蠢?!?/p>

          其余人知道楊清雪的厲害,都萬萬不敢得罪于她。此時已經到了谷底中央位置,發現葳蕤的叢林之中,布滿了機關陷阱。幸好白千翔在這方面頗有造詣,皆能順利破解,暢通無阻。


          “沒想到這次考核,皆與所學課程息息相關,幸好當初認真學了,要不然這次肯定會吃苦頭?!卑浊栌趿艘豢跉?。


          孫逸鳴大概查看了一下包袱,道:“只剩下龍膽草和火紋玉沒采集到了,憑這效率,我們肯定得第一名?!?/p>

          “龍膽草我看見了,在那兒!”凌風指了一個方向,卻見一株紫紅色的藥草生長在一株枯木旁。


          他正要去采擷,奔行途中晴空一個霹靂,濺起一陣泥浪,阻擋了他的去路。只見叢林中走出六人,為首的便是那不可一世的朱祥儒。


          “這龍膽草,可是我們先看到的,理應屬于我們?!敝煜槿鍝P起臉,用傲慢的眼神瞥向凌風一行人。


          凌風一陣冷笑道:“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p>

          兩年之前,這里除了楊清雪,或許還沒有人有能力敢與他叫板,但是自從開始學習法術之后,各人修為或多或少都有增進,鹿死誰手,拼過才知分曉。


          楊清雪見到他,想到當初因為他被公羊祁受罰,火氣一生來,一團烈焰便在她手掌上空熊熊燃起。


          “快搶!”朱祥儒發號施令之后,他的“手下們”皆向龍膽草一擁而上。


          楊清雪一怒之下,用火團擲向他們,只見其中一人手中捏訣,一道水幕擋住了火焰攻勢。


          她毫不示弱,手中的火焰一個接一個的擲過去,那人繼續催動靈力,水幕逐漸擴大,堪堪將他們一伙人罩在其中。


          這時,楊清雪不急反喜,哈哈笑道:“你們以為我的靈力是火屬性嗎,那你們就錯了?!?/p>

          說完,雙手推掌,其中一陣浩然的靈力噴涌而出,冰冷刺骨,瞬間就將朱祥儒他們冰封。


          “哇,這小丫頭也太厲害了吧,她竟然有兩種屬性的靈力?!睂O逸鳴張大了嘴巴。


          顏芷煙道:“清雪師妹并非是有兩種靈力,只有水屬性一種靈力,主修的也是水系法術,但是她家學淵源,出自銜月谷,她們門派的法術大都是火系的,所以從小也學了一些?!?/p>

          “原來如此,在修行上就比我們早了許多年,難怪那么厲害?!?/p>

          楊清雪拍著手,大笑著走近道:“龍膽草,歸我們了,咦,冰里面怎么少了一個人?”


          “危險清雪,快退!”顏芷煙急忙大喊。


          楊清雪豁然回首,只見一道劍氣迎面劈來,氣勢凜然。危急時刻,卻見有人將自己的身子往懷中一攬,就像風一般迅速讓過劍氣,又回到眾人這邊來。


          朱祥儒手持利劍,一臉不可思議道:“凌風,你不是一直是吊車尾嗎?怎么會變得這么厲害?”


          孫逸鳴也看傻了眼道:“凌風,想不到你一直在隱藏實力,連哥們都被你蒙過去了,真不夠意思,你這御風之術,恐怕《長生訣》已經練到第六重了吧?”


          凌風朝著朱祥儒一笑道:“你這土遁的本事,也是一絕啊,神不知鬼不覺,防不勝防?!?/p>

          朱祥儒暗想此時僅剩自己能夠迎戰,對方沒有損傷一人,如若再跟他們爭奪草藥,得不了好處。再者剛才孫逸鳴所說凌風修煉《長生訣》已經到了第六重,看他身手,不像是虛言,便道:“今日我認栽了,草藥你們拿去吧?!?/p>

          楊清雪從凌風懷中掙脫,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便離得遠遠的。


          凌風心下暗道:“你這也太沒禮貌了吧,至少小爺我救了你,一句道歉都不說,還瞪我?!鞭D念又想:“還好這次沒賞我耳光,我真是謝天謝地了?!?/p>

          “怎么?剛剛是你們挑起事端,還沒怎樣就想走,你當我們好欺負啊?!睏钋逖┝嫜览X,咄咄逼人。


          見朱祥儒突然面露狠色,凌風急忙制止道:“今日都是個誤會,多謝朱師兄討教,我等就此告辭?!闭f完,去采了龍膽草,強拉著楊清雪就走。


          “凌風,沒想到你這么慫,我以前真是看錯你了?!弊叩眠h了,楊清雪插著腰,對他頤指氣使。


          “算了,清雪,凌師兄也是不想多惹事端?!鳖佨茻熂泵Τ鲅詣裎?。幾個男生大氣都不敢出,害怕跟孫逸鳴一樣的下場。


          凌風有些不耐煩了,便道:“小姑奶奶,你搞清楚狀況好不好,我們是在考核,做給那些師門長輩看的,一言一行,都得考慮周全,料想不差,師門之中每一小組都有人在后面不疾不徐地跟著,考較我們的成績。我這樣做,是為了不犯錯誤,給他們一種良好的印象,要是平時那頭豬欺負我們,我們肯定要狠狠教訓他呀。今夕不同往日,你長點心吧?!?/p>

          聽了他這一席話,楊清雪才恍然大悟,但是感覺承認錯誤有些掛不住面子,便干咳了兩聲道:“那好吧,既然你出于團隊考慮,本姑娘就原諒你了?!?/p>

          凌風差點吐血,明明是她錯了,卻還要得到她的原諒,天哪,上輩子造的什么孽?


          葉青走在最后,見他木立當場,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便跟了上去。


          第二卷 問道洛仙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wap.xxdexin.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五月婷婷缴情七月丁香_五月婷婷俺也去开心_五月天亚洲图片婷婷_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aV免费无码AV在线视频

          <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