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
          返回

          第372章靈脈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zazeyu.com
               靈脈 (第1/4頁)
              

          那女子接過令牌仔細端詳一陣,信了他的話,竟然啜泣起來,不斷自言自語道:“主人,你為什么要丟下我······”


          凌風見狀道:“這位姐姐,你到底有何難處?我可以幫到你嗎?”


          那女子一聽,忙抹淚盈盈拜倒,向他道:“小婢柳蟬兒參見主人?!?/p>

          凌風大驚,連忙將她扶起道:“這位姐姐使不得,我哪里擔待得起,我就是一個小孩子罷了?!?/p>

          那女子道:“我是老主人的丫鬟,你繼承了他的衣缽,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主人?!?/p>

          凌風不知說什么好,只得道:“我不喜歡別人這么叫我,這樣尊貴的稱呼,讓我好生不自在?!?/p>

          那女子想了想道:“既然你現在是天道宗一派之主,那我便叫你宗主吧?!?/p>

          凌風想了想道:“這樣叫也好,你既然和我師父是同時代的人,大我好多歲,我不能一直叫姐姐吧,嗯——我便喚你’蟬姨’如何?”


          那女子莞爾一笑道:“好?!?/p>

          凌風正色道:“蟬姨,你為何被禁錮在此呢?”


          柳蟬兒嘆了一口氣道:“我是被主人施法,封印在此的,那日主人決意要跟天魔伊夢斜做個了斷,我誓死愿跟隨,可是主人偏偏不允,便作此決斷?!?/p>

          凌風訝道:“這么說,蟬姨你在這里就這樣站了整整一千年?”


          柳蟬兒抬頭望天喃喃道:“一千年了嗎?難怪法術已經失效,想不到已經過去這么久了,可是對我來說,那些事仿佛還發生在昨日?!?/p>

          凌風訝道:“蟬姨,都過去了一千年,你還是這么漂亮,難道你也跟師父一樣,是仙人嗎?”


          柳蟬兒搖了搖頭,一笑道:“我是妖族中的九尾天狐,壽命極為漫長,千年時光對我來說只不過是顧盼一瞬,不足道哉!”


          凌風呼出一口氣,驚嘆了一聲道:“想不到天道宗人才輩出。傳說狐貍的尾巴越多,法力便越高,能修煉出九條尾巴,便有著通天的法力?!?/p>

          柳蟬兒掩嘴輕笑道:“宗主謬贊了,就算我族法力通天也敵不過天道宗傳人仙功一擊之力。再者,我也算不上天道宗門人,天道宗自伏羲大神傳下,一脈單傳,一個傳人只能收一個弟子,身份尊崇,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奴婢罷了?!?/p>

          凌風連忙道:“蟬姨你在天道宗是元老,長者輩分為高,以后還有很多事情要向你指教?!?/p>

          柳蟬兒道:“輔佐新一代傳人,道阻且長,奴婢定當竭盡所能?!?/p>

          接下來,兩人走出湖心亭,邊走邊談,凌風又向柳蟬兒討教了門中諸多事宜,不覺間來到了后山,面對著千峰競秀,凌風露出欣然向往之色。


          柳蟬兒看出了他的心思,將他手臂扶起,帶著他凌空飛渡,穿行于千峰之間。凌子揚此時仿佛一只小鳥一般,心中暢快,大聲喊叫,歡笑不已。


          卻見前方出現一座仙山,比先前看到的山峰都要大上許多,柳蟬兒便帶著他折轉而上,在上面半山腰落下。


          此地飛瀑鳴泉,彩蝶舞風,一種奇香聞之,令人神清氣爽,心曠神怡,仿佛身體里里外外都被仙泉清洗過一般,分外舒暢。


          “這里是青鸞峰,景色宜人,主人以前最喜歡在此地練功打坐,撫琴品茶?!绷s兒眼神迷離,仿佛看到了遙遠的過去。


          凌風漫步其間,當真有說不出的舒服,到處都是綠色,清爽的氣息撲面而來。他回頭朝柳蟬兒喊道:“蟬姨,這里莫非是仙境嗎?”


          柳蟬兒回答道:“你說這里是仙境也并無不可,天道宗的山門是伏羲所建,遙在九天之上,可以說是除了天道宗門人之外,世間無人可以抵達。但是這里終究還是凡塵,不是仙界?!?/p>

          凌風道:“看來上天對我不薄啊,竟然安排了這樣一處神仙福地讓我居住?!闭f完,又想了想,不解道,“我記得當初我來的時候是從山谷一處深潭進來的,怎么會來到九天之上呢?”


          柳蟬兒望著他解釋道:“天道宗山門在云層之上,不能興云布雨,所以這上面的水源全部都要在凡間取得。每一處泉眼都要在人間選一處絕密的地方開辟,利用高強的空間穿越法術,將水流引到這里。這種法術也只有《紫皇傲天訣》修煉到第九重才可施展?!?/p>

          凌風心中不覺對這功法生出敬畏,心中篤定要好好修習。便向柳蟬兒道:“師父傳我的這功法,我還不知道該怎么修煉呢?!?/p>

          柳蟬兒道:“萬事開頭難,想踏入修仙界,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想要修煉功法,必須先通靈脈,修煉靈力,最后憑借靈力施展出法訣。所以人們高手對決,靈力深厚的人,往往能克敵制勝。你現在靈脈未通,是不能夠修煉法訣的,你跟我來,我助你打通靈脈?!闭f完,便走過去挽著他繼續朝高處飛去。


          二人穿過一縷薄云,最后來到青鸞峰頂端,上面有著十丈方圓的碧潭,潭水清澈,水面氤氳著蒙蒙霧氣,飄在身上,帶有絲絲涼意。


          “此乃’碧水寒潭’,是我宗練功療傷圣地,平時在這里練功事半功倍。你把衣服脫了下去?!?/p>

          “哦······???”凌風臉一紅。


          柳蟬兒輕笑道:“啊什么???難道你一個小孩子還害羞???”


          凌風赧道:“蟬姨你一個大美女把我看著,我脫不了?!?/p>

          “你脫不脫?”柳蟬兒笑意盈盈。


          “不脫!”凌風噘著嘴,轉過臉去。


          “那我幫你脫?!绷s兒話剛說完,只見凌風身上的衣物盡數被她收了去,也不知她是怎樣辦到的,動也未動,瞬間衣服就已經在她手上了。


          凌風大叫一聲,忙護住****,身后卻被一種大力推下潭去。水中冰涼刺骨,凍得他牙齒磕磕碰撞。


          柳蟬兒掩嘴“咯咯”直笑,見他實在受不了了,忙道:“盤膝坐起,抱元守一,心里排除一切雜念,就像平常一樣呼吸,不要抗拒周圍的冷氣,讓它們進入你的體內?!?/p>

          凌風依言照做,可是那寒氣如同針扎,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絲毫不抗拒,忍不住道:“蟬姨,我感覺我的身體快凍僵了?!?/p>

          柳蟬兒慍道:“我說過了,不要去抗拒,試著去接納那股力量。連這點苦頭都吃不了,如何去做天道宗一派掌門,如何去守衛天地正道?”


          凌風聽了,心中生出愧意,連忙放松,但是身體仿佛已經不聽使喚,竟然動也不能動了。這時候腦袋卻是異常地清醒,閉上眼睛,竟能看到自己的體內,什么都是透明的。漸漸的,丹田涼嗖嗖的,一種青色的力量在丹田匯聚,越來越大,之后仿佛一粒種子發芽,長出了許許多多的枝蔓,形成很小的一束向四周擴散,最后游走全身。


          也不知過了多久,凌風睜開眼,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像是自己的了,跟以前大不一樣,神識非常靈敏,身后大樹上飄下了幾片樹葉,他都不用轉身便能知道其確切位置。


          這時,岸邊的柳蟬兒驚嘆道:“想不到宗主竟然是先天靈脈,你的父母應該都不是凡人吧?!?/p>

          凌風此時身在潭中,竟也感覺不到一絲寒冷了,他點點頭道:“嗯,這先天靈脈可有什么講究嗎?”


          柳蟬兒道:“按理說凡人本是沒有靈脈的,只有經過后天的修煉打通靈脈,繼而更上一層的修習。但對于其他族類,比如說妖,修成人形之后,便天生帶有靈脈,直接修煉即可。然而普通人打通靈脈是極為不易的,需要數月,甚至幾年,若是沒有其他修為高深的人在旁相助,有些人就算是數年、幾十年也未必能打得通。但是也有許多極有修仙天賦的人,一日便能打通,如果有長輩相助,一柱香的時間便能打通?!?/p>

          凌風忙問道:“那我剛才用了多久時間?”


          柳蟬兒一笑道:“你本身就有靈脈,根本就不用打通,剛才的你已經在開始修煉靈力了,想不到你不僅是先天靈脈,而且還是其中最稀有的生命之脈?!?/p>

          凌風詫道:“何為生命之脈?”


          柳蟬兒道:“你感覺你的靈脈是不是自你丹田開始,往上生長,綿延四肢百骸,就像一棵大樹一樣,分支眾多,往復循環,生生不息?”


          凌風喜道:“蟬姨,你說得對極了!”


          柳蟬兒道:“這就不會錯了,生命之脈,世所罕見,擁有這樣靈脈的人,如果受傷,不管內傷外傷,身體都能很快痊愈,這樣靈脈修煉的靈力可比得上世上最好的療傷藥?!?/p>

          凌風喜上眉梢大笑著道:“我家世代行醫,想不到就算踏進仙途,將來也可用靈力給人治病?!?/p>

          柳蟬兒欣慰道:“旁人修煉靈力都想著要比別人厲害,更有甚者憑著高深的靈力仗勢欺人,然而你的想法與眾不同,竟然想著去救人?!?/p>

          凌風道:“救死扶傷,這是醫者本分,爹爹連臨終前都這么教導我?!?/p>

          柳蟬兒見他神情落寞,便連忙轉移他的注意力道:“既然靈脈已通,那便開始修煉吧。好好鉆研你師父傳給你的心法,記住,萬事開頭難,遇到難關,千萬不可強求?!蹲匣拾撂煸E》原先本就不是人類修煉的法訣,所以有一定的風險,以防走火入魔?!?/p>

          “我記住了?!绷栾L默念心法,開始依照心法所述,聚集靈力,可是無論如何,一個時辰過去了,按照心法上的方法,根本無法修煉出靈力。


          他不放棄,一遍又一遍地修煉,一遍又一遍地默誦前幾句心法。就這樣一直到了晚上,天上繁星萬點,光芒璀璨。


          凌風最后一次睜開眼,卻見柳蟬兒蹲在岸邊目不轉睛地望著他,神情中盡是關懷之色,不禁心中一暖道:“蟬姨,我好像不得寸進,這法訣好難?!?/p>

          柳蟬兒柔情一笑道:“本門功法本就是極難修習,你能這樣,已經是十分難得了。今日就到這里吧,你回去好好休息?!闭f完便把衣物拋給了他。


          凌風穿好衣物,仰望星空,只覺得心情十分舒暢,拉著柳蟬兒的手坐在樹下,用手指著夜空道:“蟬姨,這里的星空好漂亮,那些星星感覺好大好耀眼啊?!?/p>

          柳蟬兒一笑道:“這里本就離天很近,手可摘星辰,說的應該就是這樣的景象吧?!?/p>

          凌風道:“我爹爹說每個人死了都會在天上化作一顆星,所以我娘每天晚上都會看著我,我也很想知道我娘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于是小時候就每天晚上坐在院子里看星星,希望能看到我娘······蟬姨,我覺得······你就好像我娘,對我又溫柔······又有點嚴厲······啊呼······”


          柳蟬兒低下頭,卻見凌風已經倒在了自己的懷中呼呼大睡,面容上帶著孩子特有的純真無邪,讓她的心一陣柔軟。


          第二卷 問道洛仙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4g.xxdexin.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五月婷婷缴情七月丁香_五月婷婷俺也去开心_五月天亚洲图片婷婷_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aV免费无码AV在线视频

          <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