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
          返回

          第852章苦情巨樹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zazeyu.com
               苦情巨樹 (第1/4頁)
              

          凌子揚醒來時已經是夜幕降臨,一睜開眼,就看見碧靈兒端坐床邊,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自己。


          只見她嘴角含笑,溫和道:“你醒了?感覺怎樣?”


          凌子揚亦是報之一笑道:“這一覺睡得好香,好久都沒有睡過這么香的覺了?!闭f完便要伸一下懶腰,一抬手便牽動到自己胸前和雙肩的傷口,這一下痛的幾乎都無法呼吸了。


          躺在這么舒適的床上,他已經忘了自己曾經受過傷,此時回想到前幾日的驚心動魄,不禁有著恍如隔世之感。


          “不要亂動,安心躺下?!北天`兒的話雖然溫柔,但卻有種不容回拒的語氣。凌子揚聽了,只得照做。


          他發現自己全身大大小小的傷口,已經全部細心包扎過,如果靜臥不動,幾乎感覺不到疼痛。


          “我的傷口都是你親自上藥包扎的嗎?”凌子揚臉上有些灼熱。


          碧靈兒想也不想道:“當然了,谷中又沒有男子,我們又是夫妻,你說還能有誰能把你的衣服剝光,給你上藥?”


          “啊——”凌子揚大叫出聲。


          “啊什么???當初在蒼惘山上,可不是你說的要脫褲子的嘛,我現在就幫你脫了,有什么意見嗎?”碧靈兒蠻橫道。


          “沒……沒有意見?!绷枳訐P額上滲出冷汗。


          就這樣在床上躺了幾日,傷勢漸漸好轉,其間蝶裳、飛花等眾多姐妹都來探望過自己,心中有著久違的溫暖,這才像家的感覺,盡管自己和靈兒是假夫妻,夜夜同床共睡,但都從未有過越禮之舉,這種合家歡樂的感覺讓他充滿了對未來生活的勇氣。


          五日后,經過碧靈兒同意,凌子揚已經能下床走動。當他走到房門前往外望去時,又驚訝地張大了嘴巴。只見外面千樹萬樹筆直佇立,粗大的枝椏橫斜逸出,滿目綠色蔥蘢一片。往下望去,卻見地面遠在百丈之外,幾乎都看不清楚了,注視之后,頭腦一陣天旋地轉,連忙回到屋里來。


          原來這里的住所都是在大樹內部,難怪屋里四壁全無棱角,凌子揚突然變得十分喜歡這里了,感覺就像變成了一只翱翔天際的鳥,樹上的房子就是自己的歸宿。


          接下來這幾日,碧靈兒帶著他翱翔天際,到各家竄門拜訪,青蘿靈谷內所有山鬼幾乎都認識他了。


          又一連過了五日,這天深夜,凌子揚正在睡熟,卻被身旁的碧靈兒喚醒。


          只聽見她道:“凌哥哥,你傷已經全好了對吧?”


          凌子揚道:“是,已經好了七七八八了?!?/p>

          碧靈兒道:“幾日前,姥姥給我安排了一項秘密任務,我便要去做,可是姥姥說什么也不讓我獨自去,非要我等你傷好后一同前往?!?/p>

          凌子揚暗想此事定當非同小可,于是道:“到底什么事?”


          碧靈兒道:“說來話長,我在路上跟你說,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出發,要是等天色亮了,我們便不好行動了?!?/p>

          凌子揚見她將事情說的刻不容緩,便立即穿衣下床,隨同她一直往山林的更深處飛去。


          飛了約莫半個時辰,凌子揚發現這里的樹木多為凋枯,很多已經黃了半數的葉子,枯枝遇風即折。


          他突然想到那日在蒼惘山上,碧靈兒曾說青蘿靈谷的水源逐漸枯竭,難道這便是水源枯竭所致。


          飛得越遠,樹木枯萎的情況越糟糕,最后便看到有許許多多的植物已經死亡,山鬼們賴以生存的家園,竟然面臨著如此浩劫。


          他們一路穿行,已經出得樹林,眼前土地龜裂,仿佛干涸的傷痕。但見前方有一棵比之大殿所在的那棵樹更為巨大的樹筆直佇立在遠處,樹冠已經插入云霄,樹干周圍也圍繞著幾縷白云。


          “那便是苦情巨樹了,它的年紀比我們青蘿靈谷的任何一個生命都要久遠,蒼茫歲月,亙古萬年,已經不知道什么時候它就已經生長在那里了?!北天`兒指著它道。


          凌子揚詫道:“苦情巨樹?好獨特的名字?!?/p>

          碧靈兒道:“你知道嗎?很久很久以前它并沒有名字,它之所以被稱為苦情巨樹,是因為我們山鬼曾有一位前輩愛上了一位凡人,那個凡人也很愛他,可是前輩終究沒有跟他在一起?!?/p>

          凌子揚奇道:“這又是為何?”


          碧靈兒幽幽道:“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就像是一個詛咒,我們山鬼與人類相愛者不在少數,可最終都不得善終。也許那位前輩是為了保護自己愛著的人才那樣做的,后來前輩相思成疾,進入苦情巨樹,就再也沒有出來,從此以后巨樹越長越茂盛。情之一字,本就如此,初時極甜,其后便苦,難以回味,這也許就是這樹名的由來?!?/p>

          凌子揚摟緊她,柔情道:“靈兒,你放心,我們不會像前輩們的,我們一定要在一起天長地久,永不分離?!?/p>

          碧靈兒點點頭,篤定道:“嗯,天長地久,永不分離?!?/p>

          兩人相視笑了笑,便又望向前方。凌子揚抬頭唏噓道:“真的是難以想象,這世界上真的還有這么粗壯的樹?!?/p>

          碧靈兒一笑道:“恐怕它是這世界上最大的一棵樹了,走,我帶你去瞧瞧?!?/p>

          二人急速掠近,在近處觀察,苦情巨樹仿佛是一座直插入云的高峰,直通往天界。碧靈兒急速向上飛行,誓要一睹云層之上的尊容。


          凌子揚只覺得呼吸艱難,但是能夠在高空之上飛翔,又是無比的暢快。終于登上了巨樹第一個分枝,順著主干向上望去,樹冠卻仍然遙不可及。


          碧靈兒拉著他的手坐下,卻見前方霞光萬道,云海波濤起伏,一輪紅日正在升起,破海而出,景象光怪陸離,蔚為壯觀。


          “好漂亮??!”凌子揚胸中久久不能平靜,一陣狂喜,心念平生能見到此景,真是死也無憾了。


          碧靈兒道:“是啊,以前我不開心的時候就來這里看日出,總是能將心里的陰霾一掃而散?!?/p>

          太陽慢慢升起,驅散了云霧,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下方的景象赫然映入眼簾,但見遠處青峰連綿,綠水迢迢,竟能夠望見凌子揚初來這里時的那處原野,碧油油的仿佛綠色的海洋。


          凌子揚道:“青蘿靈谷如此美麗,我們都要守護好它!靈兒,我們繼續走吧?!?/p>

          碧靈兒答應了一聲,便托著他繼續向上飛去,來到一處四個枝椏分枝處。此地有一處樹洞,兩人魚貫進入。


          碧靈兒站定洞中中心位置道:“此地有一處法陣,可以帶我們通過苦情巨樹的枝干,經由根須,直通地底。青蘿靈谷的水源是來自于地下,如今地下水已經不在涌出,勢必下面出了什么問題?!?/p>

          只見碧靈兒雙手在胸前結了個奇怪的手勢,并低聲誦咒,足下方圓一丈之內出現了一個復雜的陣法圖案。還沒等他回過神來,碧靈兒已經一把拉住他的手道:“我們走!”


          凌子揚驚呼一聲,整個身子已經快速下陷,急劇下墜,不消半會功夫,已經置身于一片熒光幽幽的世界。


          凌子揚環顧四周,但見足下黝黑的土地起伏,遍地石筍石凌,宛如一叢叢的荊棘。上方亦是黝黑色的頂部,和地面一樣蜿蜒起伏,不時垂下幾根鐘乳,水珠晶瑩剔透地從尖端處滴下,發出“滴滴答答”的清響。


          按理說此地遠在地底深處,應該日月無光才是,但是整個地下世界無處不散發出幽光,有淡黃色的光,有青色的光,有紅色的光……五光十色,雖然光芒不是很強盛,但仍是絢麗多彩。


          碧靈兒道:“雖然我們青蘿靈谷的地下世界滿眼全是黑黝黝的巖石和土地,但仍是有很多珍貴的礦石,你仔細看每一處土地,都有著或大或小的石頭裸露在外,這些光全是它們散發出來的?!?/p>

          凌子揚驚嘆道:“的確很神奇,想不到地下的世界竟然是這個樣子的?!?/p>

          碧靈兒道:“地下也有很多河流交錯,我們去尋找水源吧?!?/p>

          “好的?!绷枳訐P率先往前走去。


          碧靈兒邊走邊道:“現在可以告訴你此行的目的了。那日你昏倒之后,蝶裳和飛花送你回家,姥姥單獨把我留下……”


          話說當日,大殿內只余下落藜和碧靈兒兩人。落藜在大殿外張起結界,這才放心向碧靈兒問道:“靈兒,東西可曾到手?”


          “幸不辱命!”碧靈兒一伸手,一卷軸赫然在握。


          落藜一陣狂喜,將卷軸接過來道:“好,風雪引在手,青蘿靈谷定然不怕妖族來犯,如若敢來,定叫他們有來無回?!?/p>

          碧靈兒愁容頓現道:“姥姥,這卷軸怕是個不祥之物,當日婷姐的性命就斷送在這卷軸上?!?/p>

          落藜嘆了口氣道:“你可知這風雪引的來歷?”


          碧靈兒搖了搖頭道:“我只知道他是人間洛仙門的鎮派之寶,據說有毀天滅地的威力?!?/p>

          落藜道:“不錯,傳說風雪引是千年前一位仙人所譜寫的曲子,曲成之日,山呼海嘯,斗轉星移,它的威力足可移山填海,破宇滅宙,人人可畏。后來仙人也不知去了哪里,獨留下這一卷軸,妖魔人三界不斷哄搶,后來洛仙門開山祖師機緣巧合得到此物,為避免眾生涂炭,便以絕強陣法封印,歷代嚴加看守。你也知道了,此物是仙人所創,所以也只能適合仙人修煉彈奏,若是常人修煉,必遭反噬?!?/p>

          碧靈兒急道:“那姥姥你……”


          落藜道:“放心吧,靈兒,動用風雪引也只是我最壞的打算,目前的情勢還不算太壞,我們尚有余地能扳回局面。青蘿靈谷水源枯竭,料想是地下水源受阻?!?/p>

          碧靈兒道:“既然知道了原因,那為何我們不下去一探究竟?”


          落藜道:“沒你想的那么簡單,青蘿靈谷近來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我仔細琢磨了許久,怕是我們中間出現了內鬼?!?/p>

          “???怎么可能?”碧靈兒驚訝道。


          落藜干脆利落道:“沒有什么不可能的,青蘿靈谷與妖族的結界數千年來都沒發生什么狀況,為何就在最近結界的力量突然減弱,并且水源又出現了問題,這兩件事任意一件都足以為山鬼一族帶來滅頂之災?!?/p>

          “可是怎么可能呢?都是朝夕相處的姐妹,會有誰對自己的家園不利呢?”碧靈兒十分不愿意相信是這樣的結果。


          落藜嘆了一口氣道:“靈兒,世道在變,即使最純潔的心也會被利益所誘惑。人間有句老話叫做’人心難測’,你既已在人間走了一遭,這個道理還不懂嗎?”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ios.xxdexin.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五月婷婷缴情七月丁香_五月婷婷俺也去开心_五月天亚洲图片婷婷_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aV免费无码AV在线视频

          <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