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
          返回

          第159章藥云總壇戰五宗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zazeyu.com
               藥云總壇戰五宗 (第1/1頁)
              

          雷暴性情本就暴躁,瞧見姚海磊他們毫不在意的模樣,忍不住大吼道:“姚海磊,你還動手不動手??!”


          異能者無法像武者、修真者、道者一樣傳音入密,即便實力強如雷暴,也無法這么做,所以只能光明正大地大吼著。


          姚海磊無奈地撓了撓頭,轉頭笑道:“就動手!”


          薛都修哈哈一笑,唰的一聲拔出腰間的炎曙劍,大笑道:“OK,既然門主發話了,大家準備動手吧,哈哈,不然可就要被門主發配去吃盒飯了!”


          唰的一聲,姚海磊、薛都修、劍贏空、趙尋、塔南五人直接閃電般地掠到了藥云五宗所布陣勢的五個角上,而櫻井泉、青雅二人則站在原地,似乎沒有動手的意思。


          姚海磊祭出碧欞劍,修長華麗的劍鋒上覆蓋著一層淡金劍魄,腳下輕點,已經筆直沖進了藥云五宗所布的陣勢內。


          薛都修渾身赤焰熊熊,持著炎曙劍身影飄忽,直接隱入了虛空,宛如鬼魅般失去了蹤跡。


          劍贏空右手握著真陽離火劍的劍柄,劍鋒之上,真陽離火焰洶涌不絕,包裹住鋒利的劍身,散發出銳利的劍意。


          趙尋渾身金光一閃,掌中虎魄刀虎嘯震天,以狂猛之勢直沖陣勢之內。


          塔南是黑人,身材高大,但此刻他的身軀卻輕柔的宛如柳葉,腳下接連點動,踩著不知名的步法,持著長弓直接撲入陣勢。


          五人一齊沖入藥云五宗的陣勢,頓時惹得四周眾人一片嘩然。


          除了雷暴、羅劍塵等大勢力的人外,普通人根本不知道當日姚海磊等人直面昆侖、崆峒、華山三派的劍陣。


          如今看到他們無比張狂地直撲陣勢,眾人要么暗暗嘲笑,要么冷眼旁觀,要么心頭擔憂,百種情緒,全然不同。


          云藥瞧見姚海磊他們直接沖進陣勢,也是露出一絲驚訝,但隨即便露出一絲冷笑,沉喝道:“陣法轉動,三才雷火動!”


          姚海磊沖入陣勢不久,只覺四周白蒙蒙一片,仿佛一片霧氣,根本無法察覺到四周藥云五宗弟子的身影。


          他也不著急,眉心綠影一閃,看似并沒有異樣,實則已經溝通了景命鐘的乾坤圣眼,直接看破了四周的霧氣。


          正當他要揮劍攻擊的時候,他的頭頂驀地閃過一片雷電,隨即,一大片雷電紛紛呼嘯著轟擊下來。


          “操縱雷火?有意思!”


          姚海磊嘴角一翹,任憑那無數雷火轟擊而下,居然絲毫不防御,只是站在原地,沐浴著這些雷火。


          與此同時,薛都修和劍贏空都是操縱著靈火升到頭頂,吞噬著頭頂的雷火。


          趙尋的無限動力恢復力驚人,任憑那些雷火攻擊自身,自己則不斷揮動著虎魄刀,斬擊著已經被他發覺的霧氣破綻,想要轟破此陣。


          塔南身影飄忽,不斷躲避著頭頂的雷火,在他躲避的同時,一枚枚雪亮的光矢不斷地射擊而出,貫穿進四周的霧氣中。


          陣勢內外的眾人都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藥云五宗聯手所布的陣勢,居然根本無法傷害到闖進陣勢內的五名青年。


          唯一傷害到的趙尋,但是這傷害的速度貌似還比不得他自己恢復的速度,根本無法對他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姚海磊閉著雙眼,感受著天空中轟擊下來的雷火,嘴角從最初的輕輕翹起,慢慢轉變成了隱隱的不爽。


          “不夠……不夠??!云藥,難道你們沒有更加強悍的攻擊了嗎?”


          驀然,姚海磊睜開雙眼,凌厲的目光宛如實質,居然讓不少布陣的弟子心頭發顫,令得整個陣勢的運轉頓時一滯,差點崩潰開來。


          聽到姚海磊的話,無論是藥云五宗的眾人,還是陣外圍觀的眾人,都有一種崩潰的感覺。


          這陣法的攻擊,縱然是半步天劫期的人,也不敢輕易抵擋,但這姚海磊卻仿佛還嫌不夠,直接出口要求更強的攻擊,這對云藥無疑是一記狠狠的耳光。


          “混帳!”云藥始終溫和的面龐終于一厲,怒吼道,“法陣再轉,八卦輪回,磨滅一方!”


          布陣的諸多弟子齊聲大喝,體內道力紛紛涌現而出,維持著法陣的運轉。


          陡然間,姚海磊、趙尋、薛都修、劍贏空、塔南五人四周皆是浮現出了八相世界,天、地、山、澤、雷、火、風、水八卦齊現,八種元素皆是具象而出,將五人給吞沒了進去。


          姚海磊收回碧欞劍,盤膝坐于其中,體內生命能量不斷補充著被轟傷的肉體,同時借助著外界的八相世界來淬煉自身肉體。


          薛都修身影一閃,竟然詭異地消失在了八相世界中,根本無法找尋。


          劍贏空渾身劍意沖天,整個人釋放出純白色的劍魄,仿佛在瞬間化成了一把利劍,破開八相世界的封印,生生轟擊了出來。


          趙尋渾身戰意大盛,虎魄刀化成真實虎影,狂暴地轟穿八相世界,挾著無敵之威直撲而出。


          塔南手中長弓光芒陡亮,一枚光矢竟然直接吸納了八相世界的所有能量,猛地轟穿了法陣。


          云藥瞧見這五名青年如此生猛,禁不住臉皮一抖,心頭暗暗苦笑。


          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愿招惹這些生猛的后起之秀,但是如今對方已經欺到門前,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后退的。


          “藥云之靈,各方靈株,齊備兵甲,誅滅敵手!”


          隨著云藥的洪聲念咒,法陣中驀地彌漫出了一陣柔和的清香,隨即,就見一道道植株虛影從法陣中浮現而出。


          “我靠!這些都是萬年植株的靈魂???”薛都修驚呼一聲,雙眼閃過一絲火熱,激動地大吼道,“誰敢跟我搶,我就跟他拼命!”


          劍贏空渾身劍意大盛,大笑道:“都修,快點,我憋不住要打架了!”


          “半分鐘!”薛都修大笑一聲,忽地閉住了雙眸,沉默了一瞬,他陡然睜開了眼睛。


          在這一瞬間,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無法言語的壓迫感從法陣中爆發出來。


          在場的眾人中,雷暴、羅劍塵、莫云霄等十幾位元神期強者感受最盛,那股壓迫感仿佛是螻蟻面對天地一般,根本無法抵抗。


          云藥只覺得那股壓迫感仿佛一股無法抵抗的浪潮,瞬間掃過整個法陣,所有剛剛浮現出來的萬年植株靈魂毫無抵擋地被其卷走。


          短短半分鐘時間,藥云五宗的法陣內的所有植株靈魂被薛都修的靈魂能量給席卷一空,沒有剩下半株,全部被他給強行收取了。


          感受到藥云派積累數百年的植株靈魂竟然全部被奪,云藥氣的險些噴出血來,怒吼道:“混帳,還我靈株之魂來!”


          劍贏空冷笑連連,劍光掃動,大笑道:“想要?去找閻羅王要吧!”


          云藥氣的臉頰抽動,驀地厲聲道:“炎虎紫劍門,既然你們欺人太甚,那便莫怪云某不管同鄉之情了!”


          姚海磊盤膝坐于法陣之內,周身的八相世界依舊存在。


          天空覆壓,大地突起,山峰碰撞,泥澤吞噬,雷電轟擊,颶風撕扯,烈火焚燒,水流沖刷,八種現象不斷攻擊著他的肉身。


          姚海磊自從修成“琉晶圣體”后,肉身愈加強悍,如今面對著八相世界的沖擊,他根本放棄了防御,打算借助對方的攻擊來磨練自己肉身。


          只是正當他不斷淬煉著自身的時候,四周的八相世界驟然消散,而他也從淬煉肉身的狀態中蘇醒了過來。


          剛剛蘇醒過來,云藥的聲音就傳入了他的耳中:“千藥云霧大陣,靈種,開啟!”


          當云藥的聲音響起的瞬間,藥云五宗的陣法內的所有人,除了云藥外,他們忽然一齊發出痛苦的慘叫聲。


          這一變故來的突然,無論是闖陣的五人,還是陣外圍觀的眾人,都是微微一怔。


          只見陣法之中,那些人的頭頂竟然紛紛不約而同地冒出一根根翠青色的綠芽。


          這綠芽長的甚快,眨眼便有數米之長,仰天搖擺,散發出陣陣濃郁的清香。


          而當這些綠芽生長的同時,它們下方的眾人卻不斷發出慘叫,他們的五官中不斷冒出翠綠色的蔓藤,仿佛就是那綠芽的根蔓一般。


          只是一分鐘時間,整個陣法之中,除了云藥、姚海磊、劍贏空、薛都修、趙尋、塔南六人外,所有的人都變成了一株巨大的植株。


          這明明是一副人間仙境的景色,但是所有人卻感覺心底不斷冒著涼氣。


          “這……這是什么東西?”姚海磊剛剛睜眼便看見了這一幕,禁不住失聲驚呼道。


          薛都修渾身烈焰熊熊,逼開四周的人形植株,面色鐵青,大吼道:“該死的,這是靈種之術,他們怎么會擁有這種秘術的?!”


          趙尋揮刀一橫,冷聲道:“什么是靈種之術?”


          “他們一早便將施加過秘術的種子偷偷打入被施術者的體內,最后通過秘術,令這些種子吞噬被施術者的元氣血肉,形成恐怖的絕殺大陣!”


          薛都修的面色鐵青,隱隱帶著一絲警惕,喝道:“先退出去,此陣了得,不可觸其鋒芒!”


          連薛都修這等桀驁不遜之輩竟然都會說出暫時退卻之語,可想而知,此陣是何等的兇悍,姚海磊、趙尋、塔南、劍贏空自然也不多言,縱身便要趁機退出陣法。


          然而不等他們及時退出陣法,云藥已經厲聲大笑道:“想走嗎?哈哈,做夢,竟然敢搶奪我藥云派數百年的珍藏,受死吧!”


          “我靠,這個老家伙瘋掉了!”薛都修大喝一聲,身影一閃,就要隱入虛空之中。


          然而不等他隱去身影,周身驀地浮現出無數蔓藤,帶著碧綠光影,瘋狂地纏繞了上來。


          薛都修哪里敢讓它們纏住自己,腳下輕點,人劍合一,化成劍光縱橫掠走,不斷劈斬開纏繞上來的蔓藤。


          姚海磊卻是暗暗冷笑,迅速祭出碧欞劍,一片綠色光芒迅速席卷出來。


          當四周的蔓藤被那綠色光芒籠罩后,這些蔓藤竟仿佛遇到了什么克星一般,盡數委頓了下來。


          云藥此刻掌控著整個陣法,立刻察覺到了此處的異樣,怒哼道:“什么妖術!”


          說話間,他抬手遙遙一拍,無數的蔓藤迅速化成無數頭猙獰的怪物。


          每頭怪物模樣宛如青蛇,但是身軀卻是無數蔓藤纏繞而成,頭顱上只一只獨眼,兩側是一對鋒利的勾牙,閃爍著淡綠色的毒液。


          “毒藤群陣!”


          隨著云藥的大喝聲,那無數獨眼藤怪皆是嚎叫著撲了上去。


          姚海磊瞧見遠處塔南和趙尋漸漸無法防御住,趕忙心念一動,分出兩條綠芒蔓藤,直接穿過重重阻礙,直接纏繞住二人腰肢,將他們迅速拉扯了過來。


          與此同時,他的頭頂,景命鐘帶著參天樹影,普照著這片大地,無盡的綠光耀眼生輝,化成一片堅實的光幕,阻擋住了四周獨眼蔓怪的攻擊。


          劍贏空人劍合一,劍光如虹,乳白色的劍光鋒利無匹,不斷縱橫在大陣之中,絲毫不受四周獨眼藤怪的影響,反而殺的無比痛快。


          薛都修此時已經隱入了虛空,不知躲藏到了什么地方。


          瞧見毒藤群陣似乎對眾人也無作用,云藥眼中狂熱之色愈加猛烈。


          他雖然修煉的是藥云派的《養生藥訣》,講究的是清靜淡素,但是云藥此人的性情卻更近于偽君子,故而修煉至元神期中階后,再無精進。


          方才瞧見薛都修以不知名的手法奪走了藥云派數百年的珍藏靈株之魂,云藥氣急敗壞之下,心性大亂,竟然表露出了本性。


          他毅然發動著大陣,舍棄了五宗弟子的性命,誓要殺掉闖陣的五人,奪回那些靈株之魂。


          姚海磊轉頭望向遠處的云藥,皺眉道:“這樣不行啊,遲早會被活活磨死的?!?/p>

          “我上!”趙尋虎魄刀一抖,冷冷說道。


          “塔南,你能夠在此處攻擊到對方嗎?”姚海磊掃視四周一圈,忽地問道。


          塔南微微一怔,看了看云藥的方向,點頭道:“沒問題?!?/p>

          “好!我會幫你,記得,一定要騷擾到云藥,至少要令他的防御出現空隙!”


          姚海磊雙眼冷光一閃,雙手捏動印訣,生命能量不斷噴涌而出,在他的四周凝練出了一枚枚肉眼可見的綠色道文。


          這些道文時隱時現,不過數秒時間,已經浮現出了一大片的綠色道文,盤旋在姚海磊的四周。


          而隨著姚海磊的一聲吶喊,那些綠色道文驟然破碎,無盡的綠色氣浪頓時狂涌而出。


          凡是被綠色氣浪波及到的獨眼蔓怪,組成身軀的蔓藤都會瞬間枯萎。


          而在這些獨眼藤怪紛紛陣亡的瞬間,塔南已經拉開手中長弓,對準遠處的云藥,直接射出了灌注了他渾身精、氣、神的一箭。


          唰的一聲,充滿耀眼光芒的箭矢宛如鉆入了虛空,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云藥身前,直指他的胸膛。


          云藥此刻控制著整個陣法的能量,自然注意到了塔南對自己射出的這一箭。


          不及細想,他已經抬手一翻,一面綠色銅鏡從他頭頂出現,一片綠色光幕頓時浮現在了那箭矢所射的方向上,嗆的一聲,直接擋住了那記箭擊。


          然而,就在云藥出手擋住塔南這一箭的同時,一道森冷的劍光陡然從他背后爆閃而出,熾烈的劍魄帶著熊熊烈焰,直接貫穿進了云藥的胸膛。


          薛都修一劍得手,心頭卻是莫名一驚,炎曙劍迅速收入掌中,身影一閃,化成一道劍虹直接暴躥出了數十米。


          就在他閃開的瞬間,只聽得云藥一聲大吼,他的四周數十米內頓時被一片綠色爆炸波給徹底覆蓋。


          “我靠,這個老家伙莫非瘋了嗎?竟然將整個陣法的能量灌注到了自己的肉身里,強行練成了不滅木體,但是這種狀態下的他,只是半人半妖??!”


          薛都修剛剛落地,已經大聲喝道,吃驚地望著那邊。


          云藥仰頭發出震天的狂嘯,無窮無盡的綠色光芒不斷地浮現出來,那些獨眼藤怪都已經灰飛煙滅,無盡的能量匯聚而來,瘋狂地灌注進他的肉身。


          姚海磊瞳孔中閃過一個詭異的綠色符號,下一刻,他的肉眼已經與景命鐘中的乾坤圣眼連通到了一起。


          在他的注視中,云藥的肉身正在被無數綠色能量給充斥著。


          在這些綠色能量的充斥中,云藥的肉身竟然正在朝著木系植物的方向轉變著。


          簡單來說,就是云藥居然正在舍棄人的身份,轉變成一只植物妖精。


          驀地,云藥的狂嘯聲一抖,充滿了一種不甘和興奮。


          隨著狂嘯聲的變化,他四周的綠色光海中,浮現出了一枚枚奇特的符號,這些符號時隱時現,不斷組合成一條條奇異的線。


          “不滅木體……哈哈!就要成功了,我云藥就要成功了,哈哈!”


          云藥發出一陣狂笑,原本鶴發童顏的容貌,此刻居然變成了詭異的綠色皮膚,看上去仿佛是玄幻小說中的毒人一樣。


          第4卷 爭雄之卷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5g.xxdexin.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五月婷婷缴情七月丁香_五月婷婷俺也去开心_五月天亚洲图片婷婷_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aV免费无码AV在线视频

          <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