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
          返回

          第224章八千女鬼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zazeyu.com
               八千女鬼 (第1/9頁)
              

          蕭爻不由得好奇心起。問道:“八千女鬼?是人還是鬼???周大爺,難道他、、、、、、是個女人?”


          周園嘉也不理蕭爻的話是否說得通。說道:“他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p>

          蕭爻心下更感驚詫。他只道天下的人只有兩類,不是男人類,則是女人類。這兩種人類之外還有沒有人類?倘若有,又該稱為哪一種人類?


          只聽周園嘉說道:“八千女鬼,是這人的姓氏。爻兒,你將‘八千女鬼’這四個字拼成一個字,你看能得什么字?”


          蕭爻道:“將八千女鬼拼成一個字?”于是在空中虛劃了幾下,拼了幾回后。忽然說道:“周大爺,這八千女鬼,可是個魏字?”


          周園嘉的臉上不禁閃過一片驚異的神色。


          蕭爻問道:“周大爺,您怎么了?”


          周園嘉道:“當我聽到八千女鬼這四個字的時候,愣神半晌,也沒能想出它的意義。后來有人告訴我,這四個字可以拼成一個字。我是想了半天,猜錯了幾次后,才想到魏字上來,唉,想不到你一猜就中?!?/p>

          蕭爻道:“周大爺,這人是姓魏嗎?”


          周園嘉道:“不錯,此人正是姓魏!”


          蕭爻道:“戰國四君子中,齊國有孟嘗君田文,楚國有春申君黃歇,趙國的平原君趙勝,魏國有信陵君魏無忌。四人中,這魏公子最是豪邁仗義,他好結交天下豪杰,任俠之士多來附他,門下食客號稱三千人?!?/p>

          蕭萬立道:“他結納天下豪俠,不論貴踐,只要來附他的,都以禮相待。他聽說大梁城內侯贏和朱亥是有名的賢人,便以上賓之禮款待二人。無論這二人如何倨傲,魏公子始終毫無半分怨怒?!?/p>

          蕭爻道:“爺爺,您老人家也知道魏公子的名號???”


          蕭萬立道:“經太史公以如椽大筆描就以后,戰國四君子之名早已彪炳千秋。天下豪杰誰人不知,哪個不曉?!?/p>

          蕭爻道:“嗯,不錯。當年魏公子竊符救趙,就全靠門下侯贏策劃,朱亥殺晉鄙奪了兵符,解了趙國之危。魏公子出兵之日,那侯贏卻北鄉自剄相報。世間烈士??!”


          周園嘉道:“李太白在《俠客行》一詩中,也贊過這二人。說他們‘千秋二壯士,煊赫大梁城?!繛橹赫咚?,女為悅已者容,侯贏不愧為烈士?!?/p>

          蕭爻道:“我自從聽過魏公子的名號后,便以為天下姓魏的人,就算不似魏公子豪邁,至少也該有一副俠義心腸。想不到,周大爺要說的小人,竟然與魏公子是同姓?!?/p>

          周園嘉不禁啞然。道:“爻兒啊,要是如此來看待天下之人。哪個姓氏沒出過英雄豪杰?倘若英雄之后必為豪俠,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祖宗英雄。豈非每個人都是豪俠,那這世界也便成了個沒有小人的世界。人人都是君子豪俠,人人都以信義為先。這世上也就沒那些無謂的爭執了?!?/p>

          蕭爻心道:“正該如此才是呢。大家都是豪俠,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天下一家親。我的就是你的,自然誰也不會起爭執之想了?!钡@般天真的話,若是在這兩位遍閱世事、周知人情物態的高人面前說出來,必然是不值一哂,也就不便喧之于口。


          蕭爻問道:“周大爺,那姓魏的既不是魏公子一類的豪俠,他又是何等樣人呢?是販夫走卒呢?還是市井無賴?”


          周園嘉哼的一聲。道:“此人以前確是個市井無賴,如今卻身居要位,是當朝的一大紅人。這無賴身居高位,處置政事,卻照搬他身為無賴時的那一套,你說,這不是要貽害無窮?”


          周園嘉辭色激烈,嘴角邊已泛起了白沫。


          蕭萬立道:“爻兒,給周大爺取酒來?!彼刂軋@嘉性格直熱,向來嫉惡如仇,眼里裝不得半粒沙子。說上這碼子事,若不讓他說完,勢必心下不快。


          周園嘉卻道:“蕭大哥,不消麻煩了。爻兒,別拿了,我剛喝過?!币娛捸骋M屋拿酒,伸手要去拉蕭爻。


          蕭爻見他伸手抓來,這一抓看似平平無奇,隨心所欲的抓出,與平常抓人毫無分別,實則隱含著極為上乘的武學。方位正好抓向蕭爻的肩井穴。


          蕭爻笑道:“周大爺,這酒還是要拿的?!鄙焓指耖_,蕭爻這一格,不顯露絲毫武功,就像平時要被人抓到,自然而然的反應。實則使了一招‘推窗望月’,化解了周園嘉的一抓。


          蕭爻雖掩飾得好,他那招‘推窗望月’,使得渾然天成。換作一般人,稍不留心不也看不出他已用了武功。但和他過招的周園嘉,乃是當世數一數二的武學高手。蕭爻雖在極力掩飾,還是給周園嘉看了出來。


          周園嘉剛剛使出一抓時,原本并無動武之意。實是他武藝太過精純,一舉手、一投足便是招數。招式使出后,自己才醒悟。招在意先,自己反而是后知后覺。


          見蕭爻還了一招,當下也不說破。周園嘉道:“爻兒啊,你雖是好意,可這酒喝多了,于身體并無益處,你還是不要拿了?!痹捯魟偮?,只見他如光點般斜身一閃,卻已攔在門邊。


          蕭爻本是在他身前,當比他早摸到門。但他實在太快,還沒來得及看清他是怎么過來的,他就已到了門外。


          蕭爻正伸手推門,不料周園嘉卻比他剛好早到一刻。蕭爻伸手一推,卻推在周園嘉的胸腔部位,著手之處,正是周園嘉的檀中穴。


          蕭爻臉上一急,心道:“檀中氣海乃人身要穴,我這么拍下去,萬一傷到周大爺,那可乖乖不得了?!奔泵s手,剛移開寸許,哪知一股極強的綿力已吸了過來。那手又不由自主的抓回原處。蕭爻試著縮回來,卻如同碰到粘性極強的粘膠,竟然不能移動分毫。


          蕭爻心中一慌,隨即鎮定。心道:“周大爺是要考究我的內力嗎?我就和他試試?!闭l力。忽聽蕭萬立道:“爻兒啊,這可是你的不是了。周老弟一把年紀了,你卻在他胸前這么摸來摸去,還成什么樣子了?你要是去摸個黃花姑娘,我可高興得很吶?!?/p>

          他在一旁早看得清楚,看出周園嘉用上了內勁。周園嘉幾十年的修為,內力自是非同尋常。蕭爻學武時日短淺,所學甚是有限。若與周園嘉拼內力,非吃大虧不可,便出手化解。話剛說完,便伸手拍到蕭爻的肩頭。


          蕭爻不由得煞是窘迫,說道:“爺爺,您又說不正經的話、、、、、、?!焙鋈挥X得肩頭傳來一股極強的勁力,泰山壓頂似的壓迫而來,呼吸也不順暢。


          但覺得那股勁力瞬間穿過手臂,自掌心奔涌而出。同時,周園嘉身上傳來綿力瞬間如同消逝了一般,手也恢復了自由。蕭爻正想撤開,忽然,那股綿力又即襲來,比剛才更為綿柔,又將手吸了過去。


          綿力加大,肩上傳來的力道也跟著加劇。兩股力道,一如江水之流,綿綿不絕。一如泰山傾軋,勢不可擋。竟以蕭爻為媒介,較量起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xxdexin.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五月婷婷缴情七月丁香_五月婷婷俺也去开心_五月天亚洲图片婷婷_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aV免费无码AV在线视频

          <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