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
          返回

          第895章丁家村大戰群寇二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zazeyu.com
               丁家村大戰群寇二 (第1/7頁)
              

          蕭爻內功深湛,將渾厚至極的內力灌注于繩索上,威力大增,一條軟繩頓時鼓蕩得如同鐵棍。剛猛生硬,無堅不摧。他舞動著三條長繩,得了一時之便,又擊斃對方五人。雖是以寡敵眾,卻大占上風。


          數十名扶桑武士眼看蕭爻手中的兵刃威猛無解,中者非死即傷。又見蕭爻威風凜凜,如天神下凡,不由得一個個懼怕起來。都讓到丈余之外,臉露驚懼之色,全神留意著蕭爻手中的長繩,那已經不是一條普通的繩子,而是比牛頭馬面的索命鐵鏈更為可怕的殺人利器,眾武士都怕被蕭爻手中的長繩卷中。


          扶桑乃是一海外島國,國土小,人口少,該國重軍工而輕教化。其國民大多生性悍惡,而報復心極是強烈。這些前來中原圖謀不軌的扶桑國武士,更是殺人不眨眼的主,又常年流浪在外,為求生計,無惡不做。


          本來這些武士是十分兇惡殘忍之徒,雙手染滿了鮮血,更從來沒有懼怕過任何人。但見到蕭爻電光火石間連殺十數人,如此殺戮,生平從所未見??吹街?,既感到驚懼,又因懼怕而佩服。


          蕭爻連殺了十數人,眾武士心下懼怕,全都讓到一丈之外。舉著兵刃,有拿太刀的,有使長劍的,也有使搶的。但這時,卻都拿著武器,驚懼地看著蕭爻,沒有誰敢上前來送死。


          丁齊德于絕境之中得蕭爻援手,不但解除了危難,更擊斃了十多名扶桑武士。頓時覺得士氣大振,鼓舞人心。那些欺辱過他的武士雖然不是他親手殺的,但見到敵人尸橫就地,死在自己人手上。心中的暢快,絲毫不亞于自己親手報仇雪恨。


          丁齊德人雖老邁,卻十分有骨氣。見蕭爻威風堂堂,一條長繩,殺得對方人人膽寒。高聲喝起彩來:“殺得好!小兄弟,你做得對!”


          方才憤怒一戰,蕭爻牽動了體內真氣,鼓蕩而出,使得他的臉頰微微鼓起。他雙目炯炯,瞪著蜂須賀小六,一股英雄豪俠的氣概呼之欲出。


          蜂須賀小六將眼光避開,不敢與他的英氣勃勃的目光相撞。心中想:“幾十年前,中原出了一位戚繼光,殺得我們大敗虧輸,鎩羽而歸。我原以為,戚繼光一死,中原便無英雄好漢了。不想中原尚有此等少年英雄,我竟不知?!?/p>

          蜂須賀小六看著蕭爻手中的長繩。又想:“但是這少年年紀輕輕,我是不是把他看得太高了?他手上的繩索長達丈余,殺傷極強,是一件極為便利的武器。說不好他全仰仗著那條長繩?!?/p>

          蜂須賀小六打量了一會兒后,斷定蕭爻全靠長繩才如此順利。懼怕之意稍減,長喝一聲,揮舞太刀,向蕭爻攻去。


          蕭爻先時因見丁齊德、丁豆受辱,直看得氣塞胸臆,怒發沖冠。經適才一頓猛攻,胸中惡氣得以疏解。頭腦清醒,更加理智了。


          見蜂須賀小六舉刀又攻,深知扶桑太刀刀法十分獨到,倒不敢大意。反轉繩索,往蜂須賀小六的頭上套去。


          世間的兵器中,原來有一種鋼鞭,且有鞭法與之相對。江湖中人使鞭的不多,但因鞭子攻擊距離長,那鞭法原也是一種十分兇猛的武功。蕭爻若是會得鞭法,以長繩代鞭子,也無不可。蕭爻卻不會鞭法,他以長繩去套蜂須賀小六這一下,實在算不上高明武功。


          賀小六先時在旁觀戰,從蕭爻甩繩的手法上,看出蕭爻不大會用繩索。此時更知蕭爻是因為繩索長而增加了威力,便一心想要割斷蕭爻的長繩。


          見蕭爻的長繩破空而來,舞動之時,嗦嗦嗦地響,情知威力不弱??礈蕘砺?,揮刀相迎。


          蜂須賀小六只覺得手上一抖,跟著嚓的一響。手中之刀被繩索壓低的同時,亦斬斷了蕭爻的長繩。


          蕭爻心下略微一驚。跟著扔出手上剩下的繩頭,對著蜂須賀小六掃去。


          蜂須賀小六見剛才一試得手,更增了幾分自信,心下漸漸有了些底氣,出手之時,看準蕭爻的繩子,迎斬繩頭。


          蕭爻剛將長繩揮出,頓時又被斬斷。繩子斷了兩截后,變得輕了,蕭爻提起一看,手中所剩下的,只有小半截。


          蕭爻心道:“這不會鞭法,每次揮出繩索,都被斬斷。這樣斗下去,不是好辦法?!?/p>

          蜂須賀小六接連兩次得手,眼看蕭爻手中的繩索越來越短,離蕭爻越來越近。心知自已想出的法子已生效用。自信陡升,心氣漸長。向前跨出兩步,揮刀攻去。


          蜂須賀小六手下的武士見他這招已經奏效。蕭爻手上的繩索被刀斬斷。這些武士所忌憚便是蕭爻的繩索,繩子變短,攻擊變弱,又有蜂須賀小六打頭陣。蕭爻的繩索多半套不到自己了。


          眾武士看準了一層,紛紛趁勢而起。四面八方圍著蕭爻,一步步地靠近。


          此時,蕭爻、丁齊德、丁豆已被圍在核心。四面都是手持利刃、殺人如麻的扶桑武士,處境十分兇險。


          蕭爻向四面一掃,見眾武士正在逼近,情知不妙。暗想:“繩索一斷,我手上便無趁手兵刃,可如何退敵?”


          蕭爻有些焦急。他身后的丁齊德、丁豆均不會武功。全靠蕭爻一力護持,才得以保全。若蕭爻稍有閃失,那爺孫二人便即不保。


          蕭爻心下也甚是明了,經過剛才一番惡戰,得知這里眾武士武藝并不是太高,并非不可戰勝。以一已之力,與對方數十人硬拼,是能占到優勢的,頂多就是兩敗俱傷。況且自己學會了獨步天下的龍象心法,如若不敵,使出龍象心法,飛身遠遁,這里誰能追上?可見要想全身而退,法兒還挺多的??扇粢Wo丁氏爺孫周全,這就十分艱難了。


          蕭爻轉頭一瞥,見丁齊德抱著丁豆,躲在自己身后。兩人都巴巴的看著自己,顯然他們十分相信自己,已將自己當作了他們的保護神,蕭爻心中一陣感慨。心想:“送佛送到西,救人須救徹。丁氏爺孫不會武功,又都是手無寸鐵的農民百姓。尤其是這位丁齊德老人,他固守熱土,從來與世無爭。更不應該讓他被這群惡賊害死。今天就是拼了命,也須保護他們平安?!?/p>

          蕭爻見蜂須賀小六正在慢慢靠近,卻始終不敢靠得太近。心道:“這群賊子怎地這般畏畏縮縮的?”見蜂須賀小六的目光始終盯著自己手中的長繩?;腥灰惑@。忽然明白,蜂須賀小六不敢太過靠近,原來是忌憚手中的繩子。


          蕭爻忽然想明白了這一層,便將繩子收回。提在手里,只找靠得最近的武士。蕭爻揮舞長繩,嗦嗦嗦的一響,擊在最近的三名武士的頭上,頓時擊得那三人腦袋碎裂而死。


          蜂須賀小六趁蕭爻攻擊其他人時,趁機切入。向蕭爻的左肩斜劈而來。


          蕭爻一直守在丁氏爺孫的身前,這時,卻不得不挪開。當即向左跨出一步,揮繩頭擊掃蜂須小六的面門。


          蜂須賀小六向旁一讓。轉過身,又舉刀攻向蕭爻。


          圍攻過來的武士越來越多。圍在蕭爻身邊的已有七八人。這些扶桑武士十分冷靜,所有人都沒發出過聲響。他們知道蕭爻武藝超凡,單憑個人之力,無論如何不是蕭爻的對手。與蕭爻單打獨斗,更是自己找死。是以誰都沒有戰勝蕭爻的念想。他們圍攻蕭爻,又很冷靜地看著。是要逼得蕭爻手忙腳亂,自己出錯,他們才好一舉成擒。


          蕭爻以一敵眾,感到越來越吃力。他將手中的繩索揮舞得如下雨似的密集,護在丁氏爺孫身旁。又盡力避開敵人的刀鋒,不讓繩索觸碰到刀刃,免得被切斷。


          可身旁圍來的敵人越來越多,蕭爻晃眼一望,只見身旁圍滿了刀鋒。數十把刀在身子四周攢刺著,保不定哪一刀會砍到自己身上。


          蕭爻心下急了起來,心想:“難道我今天會死在此地?”想著大仇未報,想著與蕭萬立立下的半年之約,想著已不知所蹤的紀詩嫣。忽然間,求生的欲望強烈地沖擊著他。


          蕭爻怒喝一聲,扔掉了繩索。左掌劈出,使的是八卦神仙掌的一招八卦開天。這一掌使足了八成力道,如驚濤駭浪,擊向左邊的五個武士。那五人被擊得飛退開去,左邊頓時空出一大塊來。


          蕭爻向左踏進一步,右掌翻出,使出太虛遮天手中的一招一葉遮天,擊退了右邊攻來的五個敵人。


          蕭爻剛擊退左右兩邊的十人,前面便有三把刀當頭斬落。蕭爻腳下踏著八卦方位,矮下身子,避過刀鋒。使出陽關三疊的武功,砰砰砰,向那三人各拍出一掌。那三人受到剛猛掌力的沖擊,五臟六腑頓時碎裂。哼也不哼,便倒地斃命。


          蕭爻以掌力沖開左右兩邊的人,擊斃前面三人。還沒來得及緩一口氣,忽然,只聽身后丁齊德慘叫一聲。


          跟著,便覺得丁齊德的身子已倒向自己,就靠在自己的后背上。


          蕭爻轉頭一看,卻見丁齊德口吐鮮血,五柄大刀插在丁齊德的背上。蕭爻驚叫道:“丁老伯!丁老伯!”丁齊德雙眼鼓凸,已然氣絕。


          正當蕭爻奮力與左、右、前三邊的敵人對戰時,蕭爻身后的武士趁虛而入。共有五人舉刀砍向蕭爻的后背。


          丁齊德見形勢危急,挺身而起,替蕭爻擋了那五刀。五柄刀均穿透胸膛,丁齊德哼也沒哼,便即斷氣。


          蕭爻仔細一看,丁齊德的兩手護在丁豆的兩邊,臨死之前,他仍然不忘將丁豆牢牢地護在懷內。丁豆卻已被嚇暈,不知生死如何。


          蕭爻看到這一幕,憤恨已極。一股怒氣直沖上天靈蓋,他雙眼發紅,毛發倒立,因憤怒而失控。


          蕭爻體內的內力原是憑意念運使,心智失控,真氣頓時亂竄。蕭爻只覺得全身真氣鼓蕩起來,在四肢百骸沖撞亂行。那混亂的真氣,急須找一個宣泄口。


          蕭爻此時再不受任何控制。眼看前面忽然揮來一柄太刀。他擊出一掌,這一掌勁力十足。將那人的刀擊得向后反彈,直將那人的腦袋劈為兩半。


          又見左邊有刀砍來,蕭爻并不避讓,待那刀將要砍中時。迅疾地反抓那人的手腕,用力一擰。只聽得咔嚓一聲,頓時將那人的手腕卸了下來。就勢奪過刀來,順勢一削,立將那人的腦袋削去了一半。鮮血從腦袋里冒出來,其情狀之殘酷,實令人心驚膽戰。


          蕭爻渾然不覺,他這時如一具行尸走肉,全身麻木,拿著那柄刀只顧亂砍。瞬間便殺了二十多人。


          蜂須賀小六自忖一生殺人無數,兇殘惡劣的場面見過不少,也親自經歷過不少??梢姷绞捸愁^發散亂、逢人就砍,當場鮮血橫飛的慘烈場面。觸目驚心,雙腳打顫。竟連逃跑都忘記了。


          蕭爻舞著那柄奪來的大刀,亂砍亂斫,體內亂竄的真氣便沿著手臂,凝聚到大刀上,再由大刀揮發出去。每一刀砍出,均有千百斤的力道。


          蜂須賀小六所率領的六十多名扶桑武士,已有五十多人倒在了血泊中。那些人有的被砍掉了手,有的雙腿齊斷,倒在地上,痛苦地嗥叫著,聲音凄厲,聞于數里之外。


          蕭爻殺紅了眼,全身上下已被鮮血染紅。剩下的那十多名武士看著他,實已怕到了極點,不知是誰先帶頭跑,其他人見到后,全都沒命價地奔逃。只想早點離開這個惡魔。


          蕭爻緊跟在那十來個人的身后,窮追不舍。那十來名扶桑人一面跑,一面大叫。叫聲中充滿了恐懼。


          他們不時回過頭來看,只要一見到那滿頭亂發,全身是血的少年。比見到魔鬼還更恐怖。


          蜂須賀小六領著那十來名扶桑武士,慌不擇路,盡往山林深處逃跑。


          蕭爻全身麻痹,毫無知覺。拿著大刀,如同一頭瘋虎,揮舞著刀,追殺那十來人。他身上的鮮血順著他的足跡,流成了一條線。殷虹耀眼,令人生懼。


          山路越來越陡峭,山中樹高林大,到處是荊棘刺條。蕭爻追著那十來人,來到了一個斜坡上,斜坡上長滿了野草。蕭爻向斜坡上爬去,到了斜坡中段,因他腳下也已染滿了血水,沾在草上,十分滑膩。蕭爻這時又心性失控,完全沒加防范。忽然一跟頭翻倒地下,順著斜坡往下滾。直滾到底,才得停下,蕭爻卻已暈了過去。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xxdexin.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五月婷婷缴情七月丁香_五月婷婷俺也去开心_五月天亚洲图片婷婷_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aV免费无码AV在线视频

          <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