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
          返回

          第354章追逃,連環碰連環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zazeyu.com
               追逃,連環碰連環 (第1/4頁)
              

          “滾!”面對著日本老忍者的這一劍,龍望野怒目圓瞪,張口怒喝道。


          陡然間,那名原本揮劍前刺的黑衣老者身軀一僵,居然真的在半空連續數十個后滾翻,狼狽地撞到了遠處的山峰,直接將山峰撞了一個對穿。


          山傲木想不到龍望野居然強悍至斯,一時肝膽欲裂,身軀一晃,便要閃電般地朝著后方躥去。


          只是他還未退出百米,龍望野已經頭也不回地吐出一個字:“回!”


          原本飛速后退的山傲木身軀一顫,居然當真重新沖了回來,只是他并非沖向龍望野,而是沖向凌造元聚氣后斬出的第二劍。


          山傲木一時想哭的心都有了,勉強凝聚真氣化出護體氣勁,當還是被一劍斬成重傷,渾身噴血地飛出百余米。


          奧斯頓眉宇緊皺,眼見龍望野在十秒內就解決了除了他與凌造元外的所有強者,一時哪里再敢出手,只能咬牙站在原地。


          龍望野斜目一掃奧斯頓,怒哼道:“域外蠻民,也敢侵我華夏大地,找死!”


          “扁!”


          幾乎在龍望野發話的瞬間,奧斯頓驀地感覺到四周突然涌現出一股強橫的壓力,瘋狂地擠壓著他的身軀,想要將他壓成肉餅。


          “不……給我破!”


          奧斯頓鋼牙一咬,運轉著體內命運圣力,璀璨的金黃色神輝瞬間爆發開來,化成一把沖霄的神矛,被他持在手中,直接沖破了龍望野的禁錮之力。


          瞧見此狀,龍望野也是微微驚訝,看了眼奧斯頓手中的黃金神矛,恍然道:“原來是命運圣矛,難怪了……”


          劍贏空七劍疊出,將原本就重傷的格雷逼得連連敗退,狼狽不堪。


          雖然格雷擁有鳳凰血脈,恢復力驚人,可是這也得給他時間不是,劍贏空劍劍逼人,使得格雷根本沒法運轉鳳凰圣力恢復。


          他一劍逼退格雷,渾身劍意流轉,脊椎處的真陽離火劍魂幾乎要發出咆哮,灼熱的炎勁噴涌而出,而劍贏空那柄原本如夢如幻的霧狀長劍此刻也陡然化成了一把火焰長劍。


          正當劍贏空要一劍刺穿格雷的額頭時,天空中忽然落下一只鋼鐵巨手,整只手掌就有一座假山大小,握成拳狠狠朝著劍贏空砸去。


          龍望野早已察覺到那股能量波動,大喝道:“隔!”


          那只鋼鐵巨手剛剛砸到劍贏空頭頂,就仿佛砸入了一片無盡時空,整只巨手陷入了那片時空中,無法他如何下壓都無法打到劍贏空。


          劍贏空被上方那只鋼鐵巨手一擾,劍勢也緩了一分,那格雷當即就后躥而出,全身血氣彌漫,眨眼間渾身傷勢就盡數治愈了。


          龍望野望向那只鋼鐵巨手,冷冷道:“奧貝諾塔,你也來了?”


          “哈哈,龍望野,你果然也插手此處事情了!”


          一聲狂笑,那只鋼鐵巨手陡然握拳凌空一砸,頓時砸出了無數條空間大裂痕,伴隨著數聲轟鳴,一尊四十多米高的鋼鐵巨人從那些裂痕中緩步踏出。


          與此同時,一道金色的雷電自天外掠來,眨眼間就化成了一名手持權杖的中年男子,那男子周身雷電繚繞,仿佛一尊雷神一般。


          一名西方白種獨角男子從虛空中大步而出,他周身血氣彌漫,幾乎要將天穹都給遮蓋住,而他額頂獨角鮮紅晶瑩,宛如血鉆一般。


          一名手持染血長矛的冷峻老者破空而來,矛尖散發出無邊殺氣,幾乎要將四周虛空都給刺穿。


          曾經出現過的那名青銅世家的青袍老者,手持奧古銅矛再度出現,矛尖輕顫,蕩漾出層層細小裂痕。


          銀白色的光輝從天空中垂落,一名騎著八足巨馬的絕美女子縱橫而下,她雙手持著一對銀白長劍,斗篷翻騰間,七彩霞光籠罩四方。


          一頭張牙舞爪的蛟龍與一頭翅展有二十余米的巨大鵬鳥從天際邊飛馳而來,狂暴的氣流幾乎要掀翻沿途的一切。


          西南面,一名坐于蓮臺上的年邁和尚口誦佛號,雙眸緊閉,周身花香陣陣,無盡佛光演化成極樂世界。


          北面,一名仗劍老者御劍而來,彈指間就縱橫千里,與他同行的還有一名頭頂紫塔的紫袍華貴老者。


          東面,八條紫色古蛟張牙舞爪,拉動著戰車飛馳而過,一青一白兩名極美女子站于古戰車之上。


          血氣磅礴,荒火無疆霸氣十足地再度出現,他坐于古車之上,漫天血光化成層層刀光。


          青光自天外化成一條流帶蔓延而來,一名青衣老者腳踩流帶,信庭若步地漫步而來。


          十五名突然出現的人影渾身氣勢雄渾,在此刻,夜空幾乎都要塌陷了下來,將這片山谷給壓成粉末。


          強橫的氣勢壓得所有人無法呼吸,這些強者屹立于天穹之上,相互對峙而立。


          龍望野眸子一掃,禁不住冷笑道:“有意思,十四名登天境,兩名半步登天匯聚于此,莫非想要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不成?”


          奧貝諾塔哈哈一笑,這名鋼鐵巨人此時已經縮小成了常人大小,他大聲道:“龍望野你也別想多說,我們這次就是為姚海磊而來,你覺得一個人能夠擋住我們十五人么?”


          飛跡劍眉一挑,嗤笑道:“奧貝諾塔,你腦袋莫非壞了不成,你覺得我們會幫你?”


          獨孤流水目光一轉,淡淡道:“姚海磊是我紫霄宮貴客,不敢殺他,就是與我紫霄宮為敵?!?/p>

          那名白衣女子,也就是雪衫城主雪云衫淡然一笑,緩緩道:“我雪衫城同樣要護姚海磊?!?/p>

          那名青衫女子掩口一笑,她額上長著一對細小蛟角,她眼角間更是含著隱隱的媚意:“奴家奉龍君之命,特來保護姚海磊?!?/p>

          “東海龍君?”一聲冷笑,印度洋鵬族族長老鵬王振翅而出,大笑道,“別人怕他東海龍君,我老鵬王可不怕!”


          老蛟王數子被斬,早已怒火中燒,冷笑道:“東海龍君未免管的太寬了吧?”


          此時天空中十六人已經隱隱分成兩派,龍望野、飛跡、獨孤流水、雪云衫、青衣女子為一派,奧貝諾塔與其他人為一派。


          飛跡看了看眾人,忽然笑道:“我說,要不咱們先把修真界的兩個家伙趕走?”


          青銅世家的那名青袍老者看了眼荒火無疆與那青袍男子,淡淡道:“修真界的人?”


          “他們違反了當年的約定?!彬T著八足巨馬的絕美女子微笑說道。


          年邁和尚雙手握成佛印,緩緩道:“先御外敵,在談內亂?!?/p>

          荒火無疆當日與青冥子一戰,居然突破到了登天境,此刻自然也是跨界而來,他聞言冷笑一聲,傲然道:“誰敢趕我?”


          那名青袍男子雖然嘴角含笑,但是他眉宇間也隱隱露出一絲傲色。


          忽然,奧貝諾塔冷冷道:“我說各位,我們現在可是暫時一派,有什么問題,還是先解決了對面那五個家伙吧?”


          龍望野看著身前十名登天境的強者,心頭也是暗暗生出一絲憂愁,畢竟他也只是登天境,他們五人絕不可能一個人擋住十人。


          那名青衣女子微微一笑,捧出一面古鏡,含笑道:“龍君早料到會有此等情況?!痹捯舴铰?,她已經啟動了古鏡禁制,頓時一股漆黑魔氣從鏡面中撲騰而出,化成一名發絲飛揚的黑袍男子。


          “有意思,居然有人敢違反本君之話,看起來本君閉關已久,世人皆忘記了當年之事了!”


          東海龍君神態霸道囂張,龍行虎步間,龐大的氣勢頓時就壓過了身前十人的氣勢。


          荒火無疆雙眸一瞇,冷冷道:“東海龍君?”


          東海龍君橫了他一眼,卻是絲毫不理會他的詢問。


          荒火無疆眼中怒氣一閃,但是卻沒有發作,只是冷冷注視著他。


          老鵬王與老蛟王對視一眼,老蛟王冷冷道:“我與老鵬王攔住此魔,你們去對付那五人!”說完,他與老鵬王同時縱身撲出,化出百丈本體,直取東海龍君。


          東海龍君眼見他們沖上來,冷笑一聲,揚手一拳轟出,一股氣勁轟鳴而出,直接將一鵬一蛟打飛了出去。


          荒火無疆對先前東海龍君的行為早已暗暗壓火,此刻見狀,直接揮刀殺了上去,而那名手持染血長矛的冷峻男子與修仙界的那名青袍男子也紛紛沖了上去。


          他們一旦動手,其余眾人自然也紛紛出手,相互廝殺在了一起。


          龍望野以一敵三,同時擋住元素聯盟的三大強者,雷電男子、絕美女子以及青袍老者。


          飛跡、獨孤流水也分別對上年邁和尚與獨角男子,雪云衫與那青衣女子都只是半步登天,她們二女聯手,也擋住了奧貝諾塔。


          天空中十多位強者激戰,下方十多位天劫期強者也混戰在了一起,青鋒、趙尋與蕭律嚴均已經晉升到了天劫期,和薛都修、劍贏空一起暫時擋住了泉谷位面的門口。


          而就在開戰不久,誰都沒有留意到,徐溫洋已經消失在了人群中。


          早就開戰之際,龍望野就傳音給徐溫洋,讓他帶著姚海磊從位面的另外通道離開。


          畢竟他也清楚,肯定會有登天境的強者出現,到時候自己被對方糾纏,就無暇保護姚海磊了。


          徐溫洋健步如飛,飛速趕到了龍望野的木屋外,頓時就瞧見姚海磊正負手站在湖邊。


          瞧見徐溫洋沖來,姚海磊點了點頭,問道:“要逃?”


          徐溫洋苦笑一聲,點頭道:“是的,一直沒問,你恢復的如何了?”


          “三成……也就是元嬰期的實力?!币@趽u頭一笑。


          徐溫洋輕嘆一聲,如果姚海磊恢復到鼎盛狀態,必然能夠獨自逃脫,也就能夠給龍虎宗引開此場大禍了。


          念到此處,徐溫洋暗暗后悔當日將姚海磊帶回龍虎宗,也暗恨將此條消息透露出去的人。


          不過他此刻已經來不及多想,一拉姚海磊,肅然道:“我們從泉谷的另一條通道出去?!?/p>

          他帶著姚海磊飛步而走,片刻后就來到了泉谷的另一座山谷中,只見此處赫然有著一座巨大的傳送陣。


          他扯著姚海磊走上傳送陣,迅速布置好晶石,隨即便啟動了傳送陣。


          在混沌中穿行了一分多鐘,姚海磊驀地感覺到四周一震,前方居然驀地浮現出一塊巨大的巖石,直接擋住了太極圖的前進。


          轟的一聲,整道太極圖直接崩碎,姚海磊和徐溫洋也一同被丟出了虛空中,跌入了一片草原中。


          姚海磊被那股氣勁轟中,當即就是口噴鮮血,面色蒼白地跌倒在地。


          徐溫洋也是受損不輕,好在他是元神期的修為,護身法寶也是不凡,傷勢并不嚴重。


          他扶起姚海磊,正要繼續逃離,忽然神色一動,轉頭朝著不遠處望去。


          就在一旁的草原上,赫然站著數百名男男女女,為首者赫然是三名神色冷漠的男子。


          “奧肯,是你?”姚海磊目光一掃,便盯住了神色溫和如初的那名白衣男子,冷冷說道。


          奧肯笑了笑,雙手負在背后,輕聲說道:“我一直在想,當這么多勢力一同進攻龍虎宗的時候,你會怎么辦?我想了很久,終于想到,你們會逃跑?!?/p>

          “所以你在傳送陣上做了手腳?”姚海磊抹了抹嘴角的血跡,淡淡說道。


          “不,不是我,我對你們東方的法陣并不精通,這次全靠了我身旁這位?!眾W肯笑了笑,轉身一指身旁那人。


          那人是一名臉戴黑色修羅面具的人,看身形體態應該是一名中年男子。


          姚海磊總覺得那人十分眼熟,看了許久才反應過來,失聲道:“是你……”


          這名中年男子,當年曾經出現在黃山,與三大修真宗派的人馬一起布陣要滅殺在場的眾人,幸好通天教主及時出現救下他們。


          只是當時眾人一陣亂殺,還以為此人已經身亡,不想竟然還未死去。


          同時,那為首的最后一人,也讓姚海磊忌憚不已。


          這是一名始終面含微笑的老者,紫色法袍紋刻著九條真龍,華貴的氣勢絲毫不收斂地釋放出來。


          在那名老者的身上,姚海磊感覺到了一股無法形容的壓迫感,就仿佛面對著曾經的龍望野一般。


          徐溫洋將姚海磊護在身后,心頭卻是暗暗苦笑,他只是元神期,但是對面三人每個都給了他極強的壓迫感。


          很顯然,無論那三人中的哪一個,徐溫洋自認都不是對方的敵手。


          正當徐溫洋暗暗焦急的時候,雙方之間的天空忽然浮現出數條裂痕,隨即就憑空龜裂出一條較大的裂痕,從中接連跳出了十多人。


          姚海磊瞧見那數人,頓時眼睛一亮,驚喜道:“你們……”


          來者正是劍贏空、薛都修、趙尋、塔南、青鋒、鷹雄空、蕭律嚴、帝皇一、冬神音、徐照陽、羅劍塵、莫云霄等人。


          最讓姚海磊驚喜的是,眾人中有一道讓他幾乎忘記了呼吸的人影。


          那道紫色的人影身材修長,飽滿的豐胸,紅潤的櫻唇,吹彈可破的肌膚,輕輕彎起了嘴角,以及那嫵媚的眼神。


          羅幽憐,姚海磊等待了數年佳人,終于再次出現在了姚海磊視野中。


          而此時羅幽憐也正雙眸含淚地看著姚海磊,兩個人徹底忘記了四周的一切,仇殺,親友,敵手,已經全部被他們忘記了。


          在這血、戰與火并存的草原上,兩個人的眼中只有對方。


          徐照陽對姚海磊與羅幽憐之間的深情注視并沒有興趣,他落地時是單膝跪地地落下,此刻拍了拍左膝的灰,隨后徑直站了起來,沖著奧肯笑瞇瞇地說道:“我聽到你之前的說話了?!?/p>

          奧肯聞言一怔,還沒說話,徐照陽已經緩緩說道:“我也曾經思考過很久,同樣發現了姚海磊他們可能會逃跑這個事情?!?/p>

          “我記得泉谷位面中雖然還有幾個直接的通道,但是如今肯定已經都被堵住了,那么最后就只有那個傳送陣了?!?/p>

          “我想這個世界上沒有笨蛋,肯定也會有人想到,既然這樣的話,那么肯定有人會在傳送陣的傳送上做手腳?!?/p>

          “既然這樣,我也懶得去在傳送陣上一點點找在哪里出了問題,直接就待在傳送的盡頭,等到感覺到里面出了動靜,就立刻過來?!?/p>

          “果不其然哇,果然有人在傳送陣上做了手腳,哈哈,你們可真聰明??!”


          看著身前笑瞇瞇的徐照陽,奧肯雙眸慢慢瞇起,微笑道:“你很聰明,可是聰明人都不長命?!?/p>

          徐照陽一攤手,微笑道:“不長命的聰明人其實都不是聰明人,既然知道自己危險,按干嗎不做好措施呢?”


          “你覺得你的措施足夠?”奧肯看向已經擺開陣列的眾人,微笑道,“我承認你們都是同階稱雄的人杰,但是我們如今帶了數百人,你們莫非覺得能夠擋住我們?”


          “光憑我們當然不能……”徐照陽一抬手制止了要說話的奧肯,“我知道龍組三大巨頭、白屹峰、趙陵傷都已經被你們派人半路截住了,不過嘛……”


          “哈哈,海磊,好久不見啦!”一聲熟悉的爽朗大笑,一名手持長刀的白袍青年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笑著捶了姚海磊一拳。


          看見那人,姚海磊也是一喜,失笑道:“斬夢?!”


          那名白袍青年正是蓬萊仙居的少主江斬夢,同時人群中也走出數道人影,赫然是蓬萊仙居的數位強者,寒月臨、寒婉、江冰峭。


          江斬夢興奮地說道:“我知道你出了事情,趕忙來幫忙,最后連我老爸都拉來咯!”


          姚海磊心頭溫暖,捶了他一拳,沉聲道:“斬夢,多謝?!?/p>

          江斬夢咧了咧嘴,笑道:“聽說你開了一個炎虎紫劍門,也好,我要當個長老哦!客卿也可以嘛!”


          姚海磊笑了笑,看向江冰峭,揖首道:“多謝江仙主?!?/p>

          江冰峭看了他一眼,擺手道:“你與小友有舊,無妨?!?/p>

          奧肯眉毛跳了跳,微笑道:“這就是你的后手?我承認蓬萊仙居很了得,但是光憑此點,可擋不住我帶來的人馬哦!”


          徐照陽攤開手,笑瞇瞇地說道:“哦?”


          在徐照陽發問的瞬間,一直沉默著的那名含笑男子渾身光芒一射,宛如一輪太陽般升騰而起,萬丈霞光沖天而起,幾乎要將這片天地都給融化了。


          江冰峭神色一動,動容道:“登天境?”


          劍贏空等人也是心頭一沉,想不到居然又出現了一名登天境,只是此刻他們中最強者江冰峭也不過是天階顛峰,遠遠比不得對方。


          徐照陽卻是一笑,搖頭道:“遠遠不夠!”


          奧肯臉上也露出好奇的神色,詢問道:“還不夠嗎?那么……”


          面戴修羅面具的中年男子冷冷一笑,渾身光芒一閃,周身光影一個扭曲,憑空演化出一片漆黑光芒,此刻他就好象是一個黑洞般,不斷吞噬著四周一起。


          “又是一個登天境……”


          不等眾人變色,奧肯渾身氣息一放,十二尊肌肉巨漢的虛影陡然從他頭頂浮現而出,來自遙遠洪荒的氣勢仿佛要掀翻這片天空。


          江冰峭的臉色愈加冰寒,兩名登天境已經足以讓他飲恨當場,想不到奧肯的實力也如此恐怖,那十二尊巨漢虛影幾乎能夠比得上十二名天劫期顛峰強者。


          姚海磊心頭苦笑,而劍贏空、塔南等人也都沉默了下來,面對著堪比兩名登天境外加十二名天劫期顛峰強者的戰力,他們幾乎都要失去戰斗的信心了。


          “不錯不錯,如此強大的戰斗力,絕對能夠將我們全滅于此處……”徐照陽輕輕鼓掌,話音卻陡然一轉,“只是,還是不夠!”


          “啪!”


          仿佛是響雷炸開的聲音,一道紫色雷霆陡然從半空降落,一名懷抱長劍的青年笑瞇瞇地從天而降,周身雷霆翻騰,炸響不絕。


          “雷蟬?!”姚海磊頓時就吃了一驚,下意識驚呼道。


          劍贏空與薛都修都是目光復雜地看了眼徐照陽,也不知道這家伙究竟是使了什么手段,居然找到并且說動了雷蟬前來幫忙。


          雷蟬雙眸微瞇,依次看過奧肯、面具男子、華貴男子,最后定格在奧肯頭頂的十二尊巨漢虛影上,微笑道:“有趣,似乎是血脈深處的力量……”


          第5卷 波瀾之卷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wap.xxdexin.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五月婷婷缴情七月丁香_五月婷婷俺也去开心_五月天亚洲图片婷婷_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aV免费无码AV在线视频

          <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