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
          返回

          第654章神仙何屬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zazeyu.com
               神仙何屬 (第1/9頁)
              

          突然,耿家輝忍不住問道:“那世界上到底有沒有神仙呢?我聽向導說黃山上就有神仙呢,不過來無影去無蹤,他也沒有見過?!?/p>

          姚先生呵呵地笑著說:“既然神仙是來無影去無蹤,他又怎么見過?他沒有見過又怎么斷定山上有神仙?”


          是啊,耿家輝也有些糊涂來,好像說不通啊嗎?


          杜淵之笑了笑,叫了向導過來。向導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小伙子,瘦小黧黑,實誠木訥,爬起山來卻像只猴子似的輕巧靈活。他十來歲就跟著父親在黃山上攀爬采藥,是靠著專門采摘石斛和靈芝等珍稀藥材為生,所以對附近的幾座山頭都非常熟悉。


          杜淵之溫和地笑著問:“你說黃山上有神仙是真的嗎?”


          向導眼睛發亮,與有榮焉地說:“是啊,是有神仙?!?/p>

          “你見過嗎?”


          向導遺憾地搖搖頭,“我沒見過,是聽村里的老人說的,他們好多人都見過。我爺爺也見過?!?/p>

          “喔,在哪里見過?他們長什么樣?”杜淵之一副好奇的樣子。


          向導撓了撓頭,“好像在這里天都峰和剛才的蓮花峰上都說有見過。當時云霧繚繞的,我爺爺說他們都穿著鮮亮的寬衣大袖,長得就像我們廟里供奉的菩薩一樣,看見我爺爺他們來就嗖得不見,飛上天去了?!?/p>

          “你爺爺他們有沒有說他們最常遇見神仙一般是什么時候?”


          向導這下也猶豫不定了,回憶著說:“好像多是早上太陽出來的時候和傍晚太陽落山的時候。這些還是我小時候爺爺跟我說的,他說那時候他還年輕,后來很多事情都記不得了?!?/p>

          杜淵之看到實在問不出話來,就打發向導去休息了。


          耿家輝好遺憾這個向導太木訥說不出更多的東西來,要是自己親眼所見一定能說得更豐富一些。


          杜淵之笑了笑,對大家說:“大家有沒有發現,傳說中的神仙一般都居住在遠離城市的山里?”


          大家一致點頭。


          “能看見他們的人一般都是老人,起碼也是老人回憶他們年輕時候的經歷時說的,都不是當下的發生的事情,年輕人更是見不到的?!?/p>

          大家想了想,又不約而同地點頭。


          “發生的時間多在早晨和傍晚,一般是光線比較模糊的時候。而且他們來去無蹤,只能看到一個影子?!?/p>

          這下,每個人都聽出味道來。阿志迫不及待地問:“那您的意思是說世界上沒有神仙嘍?”


          讓大家詫異的是杜淵之還是搖了搖頭,說:“我不知道。因為我沒見過,所以我不能肯定沒有。因為我沒有見過,我更不能肯定有。我想說的是,我們對事物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是事實還是我們的想象;是事實還是我們的情緒;是事實還是我們的感受。比如寫詩時你可以有無限的想象,你可以想象我們現在就身處仙境,仙樂飄飄,這是一種很美妙的一種感受,可是你過段時間記憶模糊了,把這想象當成了現實,如果只是給人當作故事說說還沒有什么,可是你執拗地認真追尋,甚至拋家去舍去求仙問道,那就是虛幻。


          我們修行更重要的是種精神向上的追求,至于是否長生不老,或者得道成仙,那都我們不能控制的,為成仙而想得道,為長生不老而想成仙,注定都是不成的?!?/p>

          嗯,杜玉清和范斯遠不由地點頭,若有所悟。耿家輝還有些糊涂,他還在糾結在到底是否有神仙問題上。


          看著耿家輝疑惑的目光,杜淵之笑著問:“你覺得什么是神仙呢?”


          “呃,長生不老,呃,無憂無慮,什么都不用愁……”耿家輝吭哧吭哧地有些回答不上來,臉紅了起來。


          杜淵之說:“神仙會不會長生不老我不知道,不過單從字面上理解,神者,連接天地者也,仙者,隱居山里脫離紅塵之人也。我的理解是神仙是那種懂得宇宙之道,脫離了世俗煩惱的存在。從這個方面講姚先生和我都認為誰能放下世俗的煩惱,懂得逍遙快活便是神仙。蘇軾的《前赤壁賦》便是很好的詮釋,他說:‘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


          姚先生哈哈大笑,“多說無意,何不飲酒作樂才是正經?!?/p>

          杜淵之亦哈哈大笑,從善如流。


          于是篝火點起來了,酒盞擺上來了,食物的芳香在火上熏烤中散發出來。


          耿家輝同大家一起說著笑著,喝著唱著,看著眼前的晚霞一點一點地暗淡下去,又看著藍色的天幕上一顆顆亮起的星星,火光跳動映射在大家的臉上,照得每個人的眼睛都亮晶晶的熠熠生輝。


          那真是一種奇妙的感覺。耿家輝從來沒有這么恣意又豐富的快活感覺,他好像理解了所謂神仙的個中滋味。


          范斯遠吹起洞簫,蕭聲婉轉,嗚咽動人。


          阿志稚氣地背誦了一首詩,李涉的《登山》:“終日昏昏醉夢間,忽聞春盡強登山。因過竹院逢僧話,又得浮生半日閑?!?/p>

          姚先生搖頭,“不行,太過老成。少年人應該有少年人的朝氣?!?/p>

          阿志氣急不過,竟然憋出一首自己的詩來:“山山競秀云飄渺,數數巖松孤佇立。仙人閑坐看春秋,莫若少年爭朝夕?!贝蠹叶冀衅鸷脕?。


          后來大家或自己作詩,或吟誦符合眼下場景的名作,喜笑顏開,樂做一團。


          杜淵之做了一首詩,姚先生不肯放過他,他想朗誦《蘭亭集序》,姚先生還是不肯,硬是要他吟誦司馬遷的《報任安書》,杜淵之推遲不過,只得答應誦讀片段。


          開始杜淵之語氣溫和,“夫人情莫不貪生怕死,念父母,顧妻子,至激于義理者不然,乃有所不得已也?!焙髞砺曇魸u漸高起,到“且負下未易居,下流多謗議。仆以口語遇遭此禍,重為鄉黨所笑,以污辱先人,亦何面目復上父母之丘墓乎?雖累百世,垢彌甚耳!”時聲音已經深沉凝重,仿佛是暴風雨就要來臨時滾過的隆隆雷聲,憤懣與激昂之情溢于言表,杜玉清從未見過父親這樣悲壯的一面,不禁熱淚盈眶。


          最后是以姚先生吟誦屈原的《天問》作為結束,姚先生聲音激越鏗鏘,其意深邃幽然,振聾發聵。如長江大河浩浩湯湯,橫無際涯。


          “曰:遂古之初,誰傳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冥昭瞢暗,誰能極之?馮翼惟象,何以識之?……”


          夜深時,大家相枕而眠,鼾聲如雷。杜玉清卻一直睡不著。


          她獨自佇立在山巔,看著眼前黑魆魆的一片,大地神秘而靜謐;仰頭而望,天穹如蓋,星月璀璨,深邃無限。


          這一刻,從未有過的敬畏之心猝然而起。


          那是一種既讓人折服又讓人感到壓抑的感覺,仿佛眼前是一個巨大的漩渦會把人不由自主地給吸進去,任何的反抗都會被碾得粉。


          這一刻杜玉清覺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孤獨。她不由得跪地喃喃背誦起《波若波羅蜜多心經》“觀自在菩薩。行深波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


          “你怎么還不睡?”身后傳來一個聲音。


          章節目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xxdexin.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五月婷婷缴情七月丁香_五月婷婷俺也去开心_五月天亚洲图片婷婷_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aV免费无码AV在线视频

          <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