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
          返回

          第345章風云匯聚集北京,戰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zazeyu.com
               風云匯聚集北京,戰 (第1/5頁)
              

          五洲人類爭雄塞,是亞洲、美洲、非洲、歐洲、大洋洲五個洲的各國政府首腦聯手組織的一場盛會,用以來展現各國青年強者的實力。


          而中國身為亞洲舉足輕重的一個大國,自然必須要參與到這場盛會中。這已經不單單是一個國家是否要參加的問題,而是這個國家的修煉界實力的強弱與尊嚴的問題。


          中國修煉界,如果沒有其他隱世的青年強者的話,當屬姚海磊、薛都修、劍贏空、趙尋四人為首,羅幽憐、江斬夢等人略次一層。


          而當姚海磊他們趕到北京的時候,才發現似乎有了一些問題。


          姚海磊他們剛剛進入北京市,便撥通了龍帝的電話,很快地,數輛部隊的車子就開到了他們降落的地方,將眾人迎上了汽車。


          前來迎接他們的,是龍組在北京市的分組組長,也是龍牙分組的一名成員,曾經帶隊前往空中樓閣的S級強者,寒刺。


          與姚海磊一見面,寒刺便笑了起來,說道:“姚海磊,你進步的速度太恐怖了……會怕別人嚇壞的!”


          姚海磊莞爾一笑,點頭道:“還好還好,沒把寒刺你嚇壞了?!?/p>

          寒刺哈哈一笑,看向薛都修等人,笑著說道:“不給我們介紹一下?”


          姚海磊笑了笑,連忙給眾人相互介紹了一下。


          寒刺看向羅劍塵,嘿嘿笑道:“羅兄,看起來你們合好啦?”


          “呵呵,那是當然……”羅劍塵淡淡一笑,他明顯沒打算把家事說出來,口風一轉,問道,“不知我們什么時候出發去美國?”


          寒刺笑容一斂,沉聲道:“如今北京龍組這里出了一些問題,所以得解決后才能出發?!?/p>

          “出了一些問題?”姚海磊劍眉一挑,詫異道,“什么問題?”


          寒刺咳嗽一聲,迅速將事情的經過給說了一遍。


          原來,原本中國政府是打算將自己本國的參賽名額選全了,就集體出發前往美國。


          只是這個時候,日本、韓國、印度、越南、泰國五個國家的修煉界,忽然聯合向中國政府發難,說希望重新劃分亞洲的名額。


          原本屬于亞洲的一百個名額,中國是占了十個,日本、韓國、印度分別占了九個,泰國、朝鮮等國家則將剩余的名額給瓜分了。


          但是如今,日本、韓國、印度、越南、泰國五個國家的修煉界認為中國的名額應該與日本、韓國、印度一樣,都是九個名額。


          雖然只是一個名額的事情,但是中國一直是擁有著十個名額,如今臨近比賽開始,卻突然被這五個國家要求減少名額,中國政府當然不會答應。


          雙方的政府就在那邊扯著皮,但是沒想到,眼見比賽開始在即,日本、印度、泰國三國的隊伍居然紛紛趕到了北京。


          如今除了姚海磊、劍贏空等人外,其他參賽選手都已經到了,雙方碰面后一言不合,便開打了起來。


          但是如今來的三國選手,都是各國精銳中的精銳,在姚海磊等中國青年輩強者未到的情況下,其余的選手都被逐一打敗。


          在這種情況下,日本隊伍的隊長直接發出了一句話:“連我們都打不過,還敢霸占著十個名額,我看還是只給你們一二個名額好了?!?/p>

          此言一出,簡直就是抽了中國修煉界一個耳光,讓人絕對無法忍受。


          但是偏偏幾名顛峰的青年輩中,江斬夢、寒月臨因為蓬萊仙居封閉而無法外出,羅幽憐也休養于十大邪道,姚海磊等人未到,只有凌夢杰一個人挑大梁。


          凌夢杰雖然驍勇,但是面對著日本、印度、泰國三個國家隊伍的車輪戰,他也無法承受,最終還是敗在了日本隊伍的隊長的刀鋒下。


          聽聞到此事,莫云霄等人都是面色發青,顯然怒氣不小。


          趙尋雙眸倒挑,冷冷道:“殺!”


          “哼,區區彈丸小國,居然敢和我們中國囂張!”劍贏空的目光近乎凝結為實質劍魄,冷冷道,“斬他們有如屠狗!”


          姚海磊哈哈一笑,笑聲中充滿了無法形容的霸道之氣:“寒刺,他們如今在什么地方?”


          寒刺感受到姚海磊身上的氣勢,心頭暗驚,連忙回答道:“他們每天都會到我們龍組分部掃蕩一遍,龍組分部在……”


          聽完他講明的地址,姚海磊冷哼一聲,渾身劍光一閃,直接化成劍遁破開車頂,縱掠而去。


          在他身后,劍贏空、薛都修、趙尋、塔南四人也一并追了上來,緊緊跟著姚海磊,沖向龍組在北京的分部。


          ※※※※※※※※※※※※※


          北京市的某幢酒店中,一名黑色勁裝女子正單膝跪在一名盤膝而坐的老者身前。


          “師傅,妖姬不明白,今日為什么阻止我帶隊去北京龍組分部?”


          那名盤膝而坐的老者默默睜開眼睛,淡然道:“妖姬,此行之目的,你也知曉,我們是想威脅中國政府放棄那一個名額?!?/p>

          “沒錯,”那勁裝女子頷首道,“師傅,那又如何?”


          “經過這些天的交手,你也應該知道,如今北京龍組分部中的那些人,并非是中國青年輩的顛峰強者?!?/p>

          那勁裝女子雙眼閃過一絲恍然之色,試探道:“師傅,莫非那些顛峰強者……到了?”


          “沒錯,”那老者緩緩道,“我們日本不比印度、泰國,在中國有些眼線,近些時日,為師我收到了一個線報?!?/p>

          “什么線報?”那勁裝女子急忙問道。


          “當年號稱天劫期以下第一人的紫天,被人擊敗了!”


          “什么?!”那勁裝女子倒吸了一口冷氣,吃驚道,“怎么可能,這紫天當年勇奪‘五洲人類爭雄賽’的冠軍寶座,號稱天劫期以下第一人,如何會被人擊???”


          “此事確實不假,擊敗紫天的人,就是近年攪得中國修煉界風云變幻的姚海磊?!?/p>

          “姚海磊……是此人?”那勁裝女子眼中閃過一絲凌厲之色,沉聲道,“師傅,請讓我前去討教,妖姬必能斬殺此人!”


          “不必了,叫齊我們其余八名隊員,我們立刻出發前往美國?!?/p>

          “什……什么?!為什么,師傅,妖姬未必會輸……”


          “不必多說了,這是宗主親自發出的命令?!?/p>

          “是……”


          ※※※※※※※※※※※※※


          龍組分部,在北京市的北京軍區中。


          北京軍區的深處,一幢高大的建筑物,就是龍組分部的駐扎地。


          這幢建筑一共有四層,第四層中,是一個寬闊巨大的練武場,平時龍組分部的組員會和一些軍隊的強人在此處練習。


          而如今,練武場中,橫七豎八地躺著十幾個人,而唯一站著的三四人,卻各個都是半蹲半立,勉強站在地面上。


          就在他們之前,站著十多名容貌各異的男男女女。


          他們隱隱分成二批,一批渾身肌肉暴起,穿著勁裝,一批身軀干瘦,相貌與亞洲人有明顯的不同。


          他們每批最前方都有一名首領,均是兩名青年。


          這兩名青年中,一人穿著僧袍,嘴角含著笑意,只是那笑意怎么看都十分詭異,其余一人則裸露著雙臂,顯現著爆炸性的肌肉。


          而在這二批人的身前,一名手持長槍,雖然渾身染血,但是腰身依舊挺如標槍的青年正不斷喘息著。


          “凌夢杰,今天可是第四天咯,你還沒有讓我們滿意的回答嗎?”那名嘴角含笑的僧袍青年淡淡笑道。


          凌夢杰卻是冷笑一聲,只是嘲諷著說道:“哼,桑賈伊·甘地,靠車輪戰來戰勝我,很光榮么?”


          聽到他的回答,桑賈伊臉上笑意一斂,閃過一絲殺意,冷笑道:“車輪戰么?好吧,我們不靠車輪戰,今日我便和你堂堂正正地打一場!”


          “狗屁!”凌夢杰還未說話,他身后的數人就大聲罵道,“你們連續四天靠車輪戰來和凌夢杰交手,現在又說和他堂堂正正交手,你他媽的要不要臉皮?”


          桑賈伊冷哼一聲,掃了眼那說話之人,冷然道:“螻蟻也敢來插口,你算什么東西?”說話的功夫,他身后驀地閃出一道殘影,仿佛是一道虛幻的佛輪,遙遙斬向那人。


          “轟!”


          陡然一聲劇響,四樓的天花板突然塌陷下來,數道人影唰唰唰地從天花板外落了下來。


          “誰?他媽的是誰敢每天來我們中國龍組的地盤囂張!”


          一名紅衣青年剛剛落下來,啪嗒一聲,居然詭異地踩中了一道佛輪,將其狠狠踏在地上,而他卻宛如未覺,只是張口不斷怒罵著。


          瞧見自己的佛輪居然被人踩在腳底,桑賈伊臉色一沉,心念一動,便要操縱著那佛輪掙脫開來,斬殺那名紅衣青年。


          但奇怪的是,那佛輪被紅衣青年踩在腳底,與桑賈伊之間的精神聯系居然瞬間中斷,根本無法按照桑賈伊的控制掙脫出來。


          泰國隊伍的隊長捷那薩·泰桑瞧見突然出現的數道人影,眼中忽然閃過一絲驚喜。


          他修煉的是極限泰拳道,純粹修煉肉身,一拳一腳的力量皆是大若雷霆,性格也是剛正強硬,最不喜歡持強凌弱之舉。


          若非他的家族與泰國政府關系密切,他也不會接受這種命令,來中國欺凌這些非中國青年輩頂尖的人物。


          “姚……姚海磊……”凌夢杰咳嗽一聲,也不顧嘴角滲出鮮血,只是嘿嘿笑道,“你們終于來了……”


          “姚海磊?!”


          桑賈伊和泰桑二人都是面色大變,顯然來此之前,他們就已經看過關于近年中國修煉界名聲顯赫的姚海磊的資料。


          姚海磊轉頭看見此處負傷的眾人,除了其余六名參加比賽的人,還有一些北京軍區的修煉者,只是他們都比不得印度、日本、泰國三個國家的隊伍選手。


          姚海磊目光一轉,抬手一揚,一大片翠綠色的光芒頓時刷動出去,將負傷的眾人紛紛籠罩了起來。


          只是數秒時間,原本負傷頗重的眾人已經紛紛站了起來,驚訝地查看著自己的身體。


          遠處,二國的選手們也都目露震驚,想不到姚海磊居然會如此強悍的木系恢復法術。


          凌夢杰拖著夢龍槍來到姚海磊身旁,低聲道:“小心,他們的三名隊長全部都是S級,其他人也都是雙A級……”


          姚海磊看了看凌夢杰,發現他居然已經半只腳踏入了大乘期,若非如此,他也無法帶領中國隊伍連續四天擋住印度、日本、泰國三國隊伍的挑釁。


          輕輕點了點頭,姚海磊微笑道:“先去休息吧,我們會處理的?!?/p>

          凌夢杰神色復雜地看了眼姚海磊,轉過身,直接走到一旁盤膝坐下,默默調息了起來。


          姚海磊默默吐出一口氣,轉過身,目光凌厲,掃過二國的隊伍選手。


          被宛如劍光的目光一掃,除了二隊隊長和數人未動外,其他人都下意識退了數步。


          “只有兩支隊伍么?剩余一支……是日本的隊伍吧?他們為什么沒來?”


          聽見姚海磊的詢問,桑賈伊冷哼一聲,淡淡道:“反正就靠我們二隊,也足夠擊敗這些敗軍之將了,又何必要勞煩日本的隊伍呢?”


          “原來如此……”姚海磊點了點頭,腳下一踏,頓時一股煙塵以他為中心,朝著四周迅速擴散開去,緊隨其后的,就是姚海磊的那股霸道劍意。


          一剎那,所有人都感覺渾身發涼,仿佛被無數把利劍遙遙指住一般。


          “趁我國隊伍強者未至,數日侮辱我中國隊員,很好?!?/p>

          姚海磊冷淡說道,同時身上的劍意愈加濃烈,甚至還帶著狂烈的殺意。


          桑賈伊心頭暗驚,大喝一聲,雙手合十抬起,渾身金光大盛,在他頭頂形成了一尊佛陀虛影。


          隨著他雙手合十地朝前一劈,那佛陀虛影手捻金剛法印,朝著姚海磊遙遙拍來。


          剎那之間,風云聚嘯,金剛法印化作一柄毀滅四方妖魔的金剛法杵,朝著姚海磊頭頂狠狠砸來。


          姚海磊露出一絲冷笑,渾身骨骼輕輕顫動,一連串的脆響聲此起彼伏,整個人雙腳一蹬,便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轟的一聲,那金剛法印所化的金剛杵生猛地砸在地面上,直接砸出了一個大凹坑。


          幸虧此座建筑物是由龍組龍牙部強者加持過的,能夠承受住普通天劫期的爭斗余波,故而這一杵砸下,也僅僅是砸出了一個凹坑。


          “太乾意劍訣,劍步!”


          姚海磊修煉至元神期后,對劍修之道的領悟更加精粹。


          如今他的戰斗,已經開始朝著類似武修的戰斗方式靠攏,并不像道者與修真者一般,施展法術和釋放法寶來取勝,而是依仗手中利劍,劈殺敵手。


          姚海磊所修的三門功法,太乾仙帝的《太乾意劍訣》、靈木仙帝的大傀儡仙術以及星辰陣主的《三千世界經》,無論是哪門功法,交給任意一名普通人,都能讓其跨入強者之列。


          但是如今姚海磊一個人兼修三門,縱然他資質卓越,除了劍修之道外,其他兩門功法進步的速度都算不得快捷。


          《太乾意劍訣》中,除了對敵劍訣和輔助法術外,還有一些類似武者武技的法術。


          原本姚海磊還不明白為什么會有這等法術,到后來才明白,這必然是太乾仙帝后來修煉劍修之道中有所感悟所創出來的法術。


          姚海磊一施展出“劍步”,身軀便宛如劍光刷動,跨越數米搶至桑賈伊身前,雙手一抖,極金劍魄帶著犀利的氣息,狂猛地橫掃而出。


          轟的一聲,桑賈伊雙手合十向上一抬,護體佛光化成一對佛輪,金焰熊熊燃燒,擋住了姚海磊的兩道劍魄。


          姚海磊一劍未中,心頭冷笑,雙手劍魄合而為一,熾烈的劍魄直劈而上。


          嗆的一聲,兩只佛輪重疊擋上,卻被劍魄生生劈入數分,光芒大減。


          桑賈伊瞧見自己凝練出來的佛輪居然被姚海磊一劍斬入數分,臉色大變,默念心法,渾身的佛力不斷流轉,頭頂的佛陀虛影更是不斷捻出各式法印,朝著姚海磊打去。


          金剛法印化作除魔金剛杵,不動明王印幻成滅魔巨掌,無畏獅子印變成金光獅子,無上蓮臺印結出蓮花寶臺,各式法印變出各種事物,轟向姚海磊。


          “佛門手???”姚海磊冷哼一聲,氣勢陡然一變,宛如一片巍峨悠久的山脈,任憑世間變幻,山河流逝,都依舊聳立大地。


          他這氣勢變幻的太快,原本無形的劍意在此刻竟然奇異地化成了實質虛影,將諸多佛門法印盡數抵擋了下來。


          剛剛擋住諸多佛門法印,姚海磊身上氣勢再次幻動,變成原本的霸道劍意,手中劍魄光芒大盛,金色劍光熾烈奪目,仿佛要將天地斬裂一般。


          轟的一聲,桑賈伊身前的兩只佛輪盡數爆碎,姚海磊劍魄抖動,人隨劍走,穿過爆碎的佛輪碎光,直撲桑賈伊。


          感受到姚海磊身上的殺氣,桑賈伊面色大變,額心肌肉忽地一顫,竟然憑空裂了開來,一只豎立著眼睛浮現出現,而那只眼睛中射出的金光,卻也擋住了姚海磊的劍魄。


          “這可是濕婆大神的化身賞賜給我的絕世神通??!蘊涵了濕婆大神一絲意志的‘毀滅修羅眼’,去死吧!”


          第4卷 爭雄之卷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4g.xxdexin.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五月婷婷缴情七月丁香_五月婷婷俺也去开心_五月天亚洲图片婷婷_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aV免费无码AV在线视频

          <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