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
          返回

          第729章平息風波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zazeyu.com
               平息風波 (第1/1頁)
              

          和楊應寧偶遇的事情回來和杜淵之一說,杜淵之也十分高興,雖然之前他和楊應寧沒有見過面,但都在官場彼此之間都聽過對方的名頭,尤其是杜淵之作為品階更低一些的后進來說,對楊應寧是十分佩服的,到了他第一個沐休日便和姚先生一同去丹徒拜訪了楊應寧。楊應寧實際祖籍為云南安寧,因為父親葬在丹徒,唯一的親人姐姐嫁在丹徒,夫人娘家也在丹徒,所以他也就在丹徒定居了。


          他們出發時,杜玉清除了讓父親他們捎帶兩盒普照素餅和幾包茶葉、香榧等特產之外,還把自己抄寫的一卷《金剛經》小楷和一幅梅花圖也托他們帶去。


          父親笑了,“還是你心細,不過你這都是些女子的玩意兒,人家是文章大家,要帶也應該帶篇文章去請他指導啊?!?/p>

          杜玉清笑著說:“我又不要去趕考,請他指點文章干什么?有先生教授已經足夠了。還是選我自己喜歡的東西吧,況且人家本來就是女子啊?!倍艤Y之恍然,互相贈送詩詞字畫本是普通文人通常往來酬酢的方式,阿杏這是想和楊應寧作平常的交往了,其中多少也有暗示自己女子身份的意思,就看楊應寧有沒有領會了。


          果然,楊應寧收到杜玉清的禮物很是詫異,他已經對杜玉清表示出這么明顯的好感了,要是其他人早就打蛇隨棍上拿著文章請他來提攜了。雖然他已經退隱但仍聲名顯赫,在文官中很有影響力,即使退一步來說,當年的少年神童可不是浪得虛名,多少人汲汲營營求他看一眼自己文章而不得呢,這小子怎么就不開竅呢。好在他和杜淵之、姚無辰很投緣,他們很快就找到了共鳴,三人相談甚歡。而且楊應寧看杜玉清的字畫造詣的確不錯,除了基本工扎實外,畫面也有靈氣。楊應寧也就接受了,還把字畫拿回房去和夫人胡氏一起欣賞,他們夫妻雖然沒有孩子,但感情甚篤,一直琴瑟和鳴。


          楊應寧抱怨道:“不會這小子把心思都花在了字畫上,玩物喪志了吧?!边€是胡氏細心,聽了丈夫說的來龍去脈,又從字畫上看出一點端倪,不禁就有了些猜測。楊應寧不信,杜家五公子見識深廣,具有非一般書生所能有的胸懷,在涉獵上更非拘于內院女子所能有。至于說他容顏俊美長得像是女孩子,楊應寧更是不信,他自己從小就生的秀氣,雌雄莫辨,常被人誤會。但楊應寧心里多少還是存了些疑慮,又不好直接去問杜淵之,考慮著下次到杭州后他親自驗證。


          杜淵之回去時,楊應寧回贈給杜玉清兩本自己的著作,一本《關中奏議》,一本是自己所做的詩集,意思是接受了她的好意,以后就作為文人之間往來了。


          范斯遠他們一回到杭州,鄧新杰便頻繁上門,姚先生和杜淵之去丹徒的幾天更是黏在了杜府,恨不能住在這里,還話里話外常打聽杜玉清的事,他的心思不言而喻,連最遲鈍的杜文勝都看出來了。聽說他已經定有婚事,杜家兄弟就對鄧新杰有了怨氣,態度堅決地站在了范斯遠這一邊。兄弟仨商量了一下,決定快刀斬亂麻解決這事。


          第二天鄧新杰又上門時,杜文智、杜文勝兄弟負責陪著鄧新杰在房間里讀書,看著他不亂跑。范斯遠卻跑到了鄧府求見鄧夫人。


          鄧夫人不明就里,十分熱情地接待了范斯遠。一般官場上的交流都很含蓄和委婉,往往要繞它幾個圈子才說到正題,就是說到正題也是含含糊糊讓人猜度。范斯遠今兒可沒有這種耐心,直接大言不慚地對鄧夫人說:鄧新杰最近老往杜府跑,甚至還想到杜府讀書,目的就是接近杜家大小姐。作為準備和杜小姐定親的對象,他,范斯遠非常不高興。他們兩家父母都已經商量好了婚事,只等杜小姐及笄后就正式成親。


          一番話把鄧夫人說得目瞪口呆,原來三兒還真是有了意中人,那個杜家小姐還是范公子的未婚妻。怪不得三兒會失魂落魄。杜玉清她見過一面,感覺年紀雖小卻很是端莊的樣子,想不到竟有如此狐媚手段,有了范公子這樣優秀的才俊還不夠,竟然還想勾搭上三兒。心里不禁有些怨恨杜玉清了。恨恨地想:男女鬧出緋聞,怎么樣都是女子吃虧的。我會讓身敗名裂,竹籃子打水一場空??墒且惶ь^,鄧夫人發現范斯遠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好像把她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范公子今兒來不會只是就想簡單地告訴她這件事的。果然,范斯遠說:對于此事杜小姐完全不知情,她從來沒有單獨和鄧新杰獨自相處過。他來鄧府就是提醒鄧夫人要注意好自己兒子的行為,不然,他擔心市面上又有關于鄧家人什么不好的謠言流傳開來。


          他在威脅自己?鄧夫人驚愕了,前階段關于他們家的流言滿天飛莫非是范公子他的手筆。不可能啊,他們鄧家又沒有得罪過范公子,她也不相信他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手段,但鄧家確實經不起折騰了。更犯不著同時得罪吏部侍郎和杭州府同知,鄧夫人沉吟片刻,最后點點頭,表示她聽懂了范斯遠的意思,會約束好自己兒子的行為。后來鄧新杰果然被鄧夫人管得死死的,在家里給他請了最嚴厲的先生教他讀書,出去肯定是不許的,連畫也不讓畫了,鄧新杰簡直要郁悶死了。


          鄧珍兒聽聞范斯遠來拜訪母親,興沖沖地過來探聽消息。鄧夫人哪里不明白她的心思,直接打破了她的幻想: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他已經定親了,你放心,以后母親一定會給你找個條件更好的婆家。鄧珍兒失落異常,她后來才知道她兩次都被假消息給誤導了,這不能不說是造化弄人。


          這些事情作為當事人的杜玉清卻完全被蒙在鼓里,一點也不知道。她還是經過范斯遠介紹拜的謝謙為書畫先生,謝先生沒有按一般的情況教她,而是鼓勵她保留自己臨摹名畫的方式,自己每十天對她的作品進行一次點評,這讓杜玉清的進步非???。至于鄧新杰,杜玉清雖然聽說他也成為謝謙的弟子,見過他的幾幅作品,但并沒有直接見面。真正打過照面也就在梅花小筑那一回,怎么會料到自己就入了他的法眼,還鬧得鄧家雞飛狗跳的。她最近十分忙碌,葉氏商行為了還債在市面上出賣自家的財產,杜玉清買下了其中兩座茶山。她請羅莊主做指導,正在重新歸攏整治,杜玉清也跟著一起學習呢。


          正文卷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5g.xxdexin.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五月婷婷缴情七月丁香_五月婷婷俺也去开心_五月天亚洲图片婷婷_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aV免费无码AV在线视频

          <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