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
          返回

          第738章造勢順勢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zazeyu.com
               造勢順勢 (第1/5頁)
              

          鄧嘉言是個端正的美男子,即使現在人到中年臉頰皮肉松弛了,皮膚仍是白皙,身姿如松。鄧新杰有七分似肖其父。盡管他的臉上十分嚴肅,但杜玉清并沒有被他嚇到,她已經打定主意要把他往自己親近的長輩這里拉攏,而不是敬畏他是為政一方威嚴肅穆的官長,所以刻意言行更從容放松,從而釋放彼此之間的壓力。


          杜玉清放下茶杯,笑道:“曾聽叔父對人最高的欣賞就是此人胸有溝壑,能于平淡中能過得雍容瀟灑,如今品味過這茶后方下才知道大人之高遠雅興。不過,要說明前茶能夠保留到現在仍是色香味俱全,我覺得還屬‘三味禪茶’為上佳?!彼恼Z氣輕松略有些佻達,恭敬中又帶著世家子弟天生的倨傲。


          鄧嘉言不為所動,“哦,杜公子倒好運氣,現在還能有口福喝到‘三味禪茶’??磥砥饺丈钜彩侵v究的?!痹捳Z不咸不淡,甚至還有些敷衍的成分。


          杜玉清用略帶有些炫耀的羞澀說:“晚輩去年機緣巧合隨著叔父拜見過蓮池大師。得蒙大師不棄指教了晚輩的字,不僅厚愛賜予晚輩一幅大師年輕時的作品,還每年送給晚輩一些‘三味禪茶’??上≈秾Ρ4鏇]有講究,如今喝來已經不復當初如蘭甘香。罪過,罪過?!?/p>

          林大人果然被挑起了興趣,猛然坐直了身體,“你叔父竟然和蓮池大師有交情,還有他的字?”杜玉清移花接木的手段果然湊效,她剛才話題的重點就不在于說茶,而是為了把話題引到書法上,想借此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


          “他送你的字寫的是什么?看否借來觀賞一下?”鄧嘉言出生書香門第,自幼喜歡書畫,在北方時就聽聞蓮池大師的盛名,當今皇上一反前面皇帝信道的傳統開始篤信佛教,帶動著朝廷上下都開始談論佛法。聽說皇上久仰蓮池大師的德行,幾次請他進京講經,都因為蓮池大師在閉關修行而落空?;噬喜粌H沒有怪罪,還對蓮池大師的潛心修行大加贊賞,念念著有機會一定要親自上門拜訪。蓮池大師的名字因而在朝廷上層中盡人皆知。所以他來杭州上任之前便想去結交一番,到任后才知道蓮池大師不僅修行高深,還寫得一手好字,他曾偶然在一退隱的文臣家中見到大師的字,不禁異常傾心,那種超然塵外的寂靜祥和之氣讓他愛不釋手,恍覺如《華嚴經》偈言云:“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五蘊悉從生,無法而不造?!笨上У氖巧彸卮髱煹淖衷谑忻嫔狭鱾魃跎?,他多方搜尋而不得。大師呢又一直在閉關,他幾次想拜訪求教,云林方丈都給推脫了。想不到杜淵之竟然和蓮池大師有交情,連這年輕的后生也有緣結識大師,竟然還能得到大師親自贈與的字,這怎不讓他驚奇?


          “可惜,因為大師的作品太過珍貴被我帶到京城,怕是要讓大人失望了?!眮頃r杜玉清就打算好了,她是不會輕易地把蓮池大師的作品拿出來給鄧大人看的。一來,她有些小私心,萬一鄧大人出言討要,她給或不給都不好。給嘛,這是大師對她的勉勵,她可舍不得忍痛割愛,雖然后來大師又為她寫了一些大方廣佛華嚴經凈行品偈頌集句等對聯,但這副字是大師第一次給她的贈予,又是大師年輕時習作,非常具有紀念意義。不給,自己正有求于他,怕后面的事情不好半呢。二來,自己還要借此拉近彼此自己的距離,如何能輕易地讓對方釜底抽薪。


          “不過,”看到鄧大人略微失望的神色,杜玉清話鋒一轉,“大師賜予晚輩的《佛說大乘戒經》本就是勉勵小侄勤于練習,一年多來小侄經常揣摩倒頗有些心得?!?/p>

          “哦,”鄧大人不以為然,暗道:蓮池大師是大修為的人,他的字恬靜沖逸,意境深遠,豈是你這個少年輕易可以獲得個中滋味的,張口即說“頗有心得”,豈不是太不自量力了?


          杜玉清沒法了,顧不得謙虛繼續說道:“前些日子拜訪蓮池大師,大師慈悲鼓勵小侄繼續勤加練習,還說小侄與大師有緣,連字都學得肖似七八分了。真是讓小侄既惶恐又羞愧難當?!?/p>

          “哦!”這句話果然激起了鄧大人的興趣?!翱煞裾堎t侄手書一貼?”他高興之下從善如流連對杜玉清的稱謂都變了。


          “大人吩咐,敢不從命?”杜玉清恭敬起身道,兩人相視而笑。


          鄧大人親自把杜玉清引進自己的內書房。杜玉清篤定自己終于和鄧大人的關系更近了一步。書房乃一般官員的私人會客之地,等閑人不能進入。尤其是內書房更是官員自我獨處的隱秘之地,非親近之人不得入內。這點從奉茶人的改變就可以看出,在這里是鄧嘉言的貼身小廝在身邊伺候,不要說尋常的丫鬟,就是夫人要進來都要經過通報后方可入內。


          鄧嘉言的書房不出意料布置很是優雅大方,全套的吳門細作花梨家具,秀雅端莊,只是倚墻一架萬字博古架上的書還寥寥無幾,比杜淵之擺滿了書籍的房間還缺了一些書香底蘊。


          鄧嘉言吩咐書童研墨后,杜玉清走到書桌前,靜心斂氣默誦片刻,然后拿起筆來行云流水,一揮而就完成了《佛說大乘戒經》。


          鄧嘉言俯身細看墨色未干的這一千八百多字的小楷長卷。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苾芻言。有破壞戒行壽命者。有斷滅善根者。出家難值發精進心堅固守護。若諸苾芻等。于佛法中求解脫者。遠離一切諸惡苦惱......”


          整幅字布局疏朗而嚴謹,意態靜雅。行筆從容不急不厲,稚拙樸質,彌散著從和之美。


          “好!賢侄過謙了,想不到你小小年紀竟有如此造化,將來必能大成?!编嚰窝圆挥牲c頭贊嘆,剛才要不是親眼所見,他不會相信這幅圓勁清凈的字是出于一位青蔥少年之手,回身吩咐小廝去把三少爺請來。他不是不明白這位杜淵之侄兒今日到訪的目的,他想為自己留下一個好名聲故此就見了。本想聊它幾句便把人打發出去。沒想到對方一直表現得不卑不亢,從容淡定,只字未提自己叔父之事,現在又表現出如此錦心繡口讓他更高看了幾分,他不禁起了愛才之心。這樣的人值得自己幫一把,將來他有作為了也許還能記得自己的好。圣人都道:后生可畏,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于是,他不僅想賣這個人情,還想進而讓兒子也結交一番。


          鄧新杰被叫到父親的書房時,面對著一張既熟悉又陌生的臉不禁怔愣了一下。對方的臉被刻意涂黑了,但那雙烏黑明亮的眼眸一下撞進他的心懷,讓他再無疑問,只剩下心顫和擔憂了。


          ”在下杜文清見過三公子?!?/p>

          ”在下鄧新杰見過杜……公子?!?/p>

          他的呆相讓鄧嘉言有些不滿了。怒其不爭道:”三兒,你原來總狂放不羈恃才傲物,今兒我就讓你看看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纯?,這幅字就是杜賢侄剛才親手所寫,你看看,沒話說了吧?“


          鄧新杰走近看著這字字珠璣,極力讓自己起伏的心潮平靜下來。他沒想到杜玉清竟然敢女扮男裝親自上門,轉念就明白了她的用心良苦。心里既同情她的不容易,又佩服她的大膽:為救父親她竟然敢這樣義無反顧知難而進??刹欢嘁粫?,他更驚異于杜玉清的從容淡定了,她不僅能和父親談笑風生而且話題深邃見解非凡,這是他不能達到的高度。對他來說,從小父親就是一個高不可攀的威嚴所在,即使他有什么真知灼見也不可能在父親面前從容地侃侃而談。杜玉清卻能讓父親和顏悅色地聽著,頻頻點頭。這不能不說是她的本事。還有,他知道她的字寫得好,憑著她在畫作留下的幾字落款他就已經看出來,但這幅字整體布局疏密有間,虛實有度,風格如此俊逸灑脫還是超乎了他的意料。他是提醒過她父親喜歡蓮池大師的字,但她能和蓮池大師有聯系,即刻默寫出一篇清寂脫俗的《佛說大乘戒經》,這就是她平素的修養了。


          她到底還有多少他不了解的優點啊。望著杜玉清在微黑的皮膚下襯托得如寒星般幽深閃亮的眼睛,鄧新杰追悔莫及。要是當初自己再堅定一點,再堅持一下就好了,未必沒有機會啊?;诤蘧腿缋鲜笤趪Э兴男?,痛徹肺腑。


          “大人謬贊!文清愧不敢當。文清這微末之技在您二位面前是班門弄斧了。不敢諱言大人,單就是三公子,不論文章和書畫上的造詣都遠在我之上,這都是大人的家學淵源。我拜讀過鄧兄的《問帝王之霸和仁》收益匪淺。今后還要請大人和鄧公子多指教?!?/p>

          ”你們年輕人之間是應該多交流?!班囇矒崾指吲d,對于三兒的才學他還是心中有數的,尤其從這篇《問帝王之霸和仁》中他看到了三兒的格局,因此對他更寄予了厚望,但歷來主張年輕人應該謙虛謹慎,戒驕戒躁,所以總是習慣地打壓老三的傲氣。但外人嘉許還是讓他自豪,尤其是同樣才學出眾的少年具體而實質的評論更讓他高興。鄧大人不由地頻頻點頭,提點的意愿愈發強烈。他招呼杜玉清重新入座。


          杜玉清和鄧新杰謙讓了一番后在下首恭謹地坐下來。


          鄧家言問杜玉清道:“賢侄你從京城來可曾感受到京城的什么氣氛?”


          杜玉清知道這是對方在考驗自己的政治敏銳度,于是故作猶豫地說道:“我在家就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讀書人,對朝廷的事情不大懂,但多少也感受到了京城中有種緊張氣氛。聽說今上即位后重用宦官,尚武重兵,又喜好游玩,朝廷中文官屢勸不止還飽受打壓?!笨粗嚰窝渣c頭贊同,忽有所悟,“莫非我三叔被錦衣衛抓捕就是受此牽連?”


          鄧嘉言很喜歡杜玉清的謙和和悟性,于是愿意把話說得更明白一些?!班?,這也是我的猜測。昨日我得到消息,吏部侍郎范書陽前些日子因為誹謗朝廷被東廠下獄?!?/p>

          是因為范書陽受到的牽連嗎?杜玉清抬頭看著鄧大人的表情基本上能肯定這個結論了。怪不得那天錦衣衛搜去的都是父親和人往來的信件,她心里怦怦直跳,那后面的關鍵就是要知道范書陽因為什么而被落下了”誹謗罪“,這是父親能否獲罪的關鍵。


          鄧大人看了看坐下兩位聚精會神聽他說話的晚輩,小聲說道:“我聽說范書陽是因為上書勸諫皇上罷免司禮監掌印太監劉瑾而被東廠抓捕下獄,還因此牽連了許多和他經常來往的官員。我聽說令叔和范書陽交往甚密,或許你叔父被捕也是受此牽連。不然我看令叔平日為人謙和,行事有度,不會因為其它事情而惹上無妄之災?!?/p>

          杜玉清略微有些放心了。她知道父親雖然和范書陽交好,但并不是完全贊同范書陽的觀點和行事風格。范書陽是次輔余得賢的門生弟子,有匡濟天下之心,也有治世之才,只是為人耿直剛猛,覺得只要出于公心正義便可仗義執言。父親和他在政治抱負上一致,但在方法上卻主張不同。只是父親為人謙和,在不同意見時多以委婉的方式來表達,讓范書陽等人不反感,甚至還引為知己。而且父親行為謹慎,相信他在書信中不會留下什么過激的言論和把柄。


          杜玉清聽過父親和姚先生在議論當今國事時多次談到過劉瑾。同別人一味批評劉瑾專權跋扈,隱瞞著皇帝為非作歹,貪污受賄不同,杜淵之還有時頗為欣賞他的政治才干和手段,稱贊過他擅于體察人心,針對時弊協助皇上做了一些政治改革,涉及人事、民事等幾十項措施。比如:建立官員不定期考察制度;對失職官吏以罰米為單位的俸祿為手段;調整各省的科舉錄取名額,增加西部地區陜西、河南、山西等地錄取人數等等。


          正文卷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m.xxdexin.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五月婷婷缴情七月丁香_五月婷婷俺也去开心_五月天亚洲图片婷婷_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aV免费无码AV在线视频

          <sub id="dxhhv"><delect id="dxhhv"><menuitem id="dxhhv"></menuitem></delect></sub>
          <cite id="dxhhv"></cite>

                <address id="dxhhv"></address>
                  <form id="dxhhv"><address id="dxhhv"><listing id="dxhhv"></listing></address></form>